潘雲鶴 院士 (Academician Pan Yunhe)

author_12

簡介

潘雲鶴(1946.11.4- ),電腦應用專家。出生於浙江省杭州市。1970年畢業於上海同濟大學建築學系。1981年浙江大學電腦系畢業獲碩士學位,並留校歷任電腦系講師、副教授、教授。1995年5月-2006年8月擔任浙江大學校長。2006年6月至今擔任中國工程院常務副院長。現兼任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委員、中國科學技術協會顧問、中國圖像圖形學學會名譽理事長等職。中共中央十六屆、十七屆候補委員。

潘雲鶴是中國智慧CAD和電腦美術領域的開拓者之一。他長期從事電腦圖形學、電腦輔助設計技術、人工智慧和工業設計的研究,在虛擬實境、電腦美術、智慧CAD、電腦輔助產品創新、數位文物保護和數位圖書館等領域,承擔過多個重要科研課題,取得了一批研究成果,產生了良好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他發表有關論文多篇,多次獲得科技獎勵。1997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習字心得

科學風骨,藝術心靈

書法之於我,是多年的摯愛。它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使我參透藝術與科學的水乳交融,悟道其中,獲益頗多。我常常宣導中國工程院書畫社的院士們參與書畫這些修身養性的高雅活動,這不僅可以豐富科學家們的業餘文化生活,更可以讓科學家們見識一些文化藝術方面的知識、感覺與思維,因為科學與藝術是互通、互補和互助的。

藝術講究對稱、協調、節奏和重點突出,這些也正是科學所追求的。如洗練、對稱、和諧等等,在科學的規律、數理的公式中多有體現。搞藝術的人擅長形象思維,缺之,藝術難以創新;做科學的人則擅長邏輯思維,不然,科學無法推理、無法深入真理的腹地。

邏輯思維講究每一步都是正確的,是一種保真的推理,能保證推出來結論的正確。而形象思維雖不能保證結果的正確性,但它可以跳過某些還沒有證據的東西去推理。在科學家進行創新時往往證據不全,他需要跳躍來假定一個命題是正確的,然後尋找證據,因此創新需要跳躍性思維,而跳躍則屬於形象思維之特長。所以兩者特點不同,對立而互補。

科學與藝術還互助。首先,工程科學要直接用到藝術,譬如建築學。蘋果創始人喬布斯的藝術感覺就很好,現在風行全球的iPad、iPhone本身就是藝術品,這些產品更多地勝出於人文因素而非技術。並且,藝術也需要工程科學説明。工程科學能為藝術創作提供新的材料、工具與技術,對藝術的支撐越來越重要。譬如顏料、筆的品質越來越好,與提供的材料水準越來越高不無關係;譬如所有的電影大片無不需要先進的視聽設備和先進的電腦圖形學技術。

練習書法,一定要做個“有心人”,善於思考,動手又動腦,試著尋找書法創作的靈感, 在諸多研習中提取模型,並於尋常中見機遇。有一次我去阿根廷, 看到阿根廷人跳探戈,剛勁而灑脫,對比而呼應,很受啟發。探戈的姿勢很像行楷的寫法。從他們的舞姿中,我似乎看到了顏真卿、柳公權、黃庭堅的書法,互相穿插,相互退讓,對立統一,變化無窮,感觸頗深。從阿根廷返回後,每提起筆,探戈的形象就會映現,大大深化了我對書法筆法與結構的理解。

行楷有探戈的風情,草書則恰似紅綢舞。書法不僅和舞蹈頗有相通之處,要深入書法之道更需要博取旁通,從各種事物中吸取營養——如果喜歡詩就把詩情融入書法中,喜歡美術與風景就要將美景與畫意融入書法中。學習書法,不僅要用手、用眼,更要用腦。以使用字帖為例,習字之人多會臨帖,但下力氣讀帖的人卻要少得多。實際上,要想書法進步得快,臨帖時間若為一個半小時的話,讀帖應該不少於一小時。如果在臨帖之前先讀一遍貼,有所體會再去臨,效果會更好。

從浙江大學調任中國工程院後,我很久都獨居北京,只要不出差,晚上我便習字。除了臨帖前讀帖,一般每兩三天,臨帖結束,還要寫習字筆記。筆記可長可短,短則幾十個字,長則不超過兩頁紙。

寫筆記非常重要。譬如,自己寫的字與字帖之間的差距,寫的時候可能只是模糊的感受,但寫心得體會時,由於進行了整體比較與抽象思考,模糊的感受就變成清晰的認識。此過程可以提升自己。在寫習字筆記時,我常常會分析每一種書體的特徵、所臨書法家的特色,將這些具體的經驗體會歸納、抽象為規律的認識,再結合自身的條件,形成練習的模型。這些模型也是日後指導我實踐書法探索的線路圖。

從開始科研生涯時研究電腦圖形學與CAD技術、人工智慧,到擔任浙江大學校長、中國工程院常務副院長等行政職務,我一直處於繁忙的職務之間,但這並不能改變我對書法的熱情。因為有一份熱愛,所以做了一個書法“有心人”。

學習書法離不開臨帖,除了在北京這段時間是臨帖高潮期外,還有一段特別受益時期。1987-1988年間,我出國當訪問學者。所鄰的匹茲堡大學有一個著名的東方圖書館,該圖書館收藏了大量東方的書籍,包括很多臺北故宮出版的唐宋元明時期名家真跡的精印本,而且該圖書館允許這些法帖外借。因為愛好書法,我去美國訪問時帶上了筆和墨,所以每天工作完畢晚上的時間就是臨帖。彼時,內地的法帖出版不但很少,而且印刷品質不高。國外一段時間的練習為我的書法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總之,只要有心,就總能因勢利導,看到機遇,看到動力,不斷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