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校服印校徽就被告?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服裝廠商在販售的校服產品上面印校徽,是依照學校制定的規格樣式而印刷或縫製的,也是業界行之有年的習慣;反過來說,如果校服沒印校徽就不是校服了,穿著進學校搞不好還會被糾察隊登記去罰站呢?
話說台中市南區有一間國小,在104年5月間向商標主管機關申請校徽圖形商標獲准,並於105年1月專屬授權給一位李姓廠商使用,該廠商隨後對其他三家販售同校制服的服裝行採取法律行動,以侵害商標權為由報警搜索扣押印有校徽商標的制服達數百件;截至本文撰寫時間為止,其中一家服裝行的案件還在地檢署偵查庭審理中。
校服印校徽既是行之有年的習慣,怎麼還會被人告呢?這問題不是出在學校:學校申請商標是合法正當的行為,確立保護校徽的意識與認同,值得鼓勵;問題也不是出在廠商:廠商拿到商標的專屬授權後,理所當然地行使其專用權利,看起來也很理直氣壯;至於接受報案的警察局派出所就更沒問題了,搜索扣押侵害商標權的仿冒品,然後移送地檢署給檢察官偵辦,符合「依法行政」原則;檢察官開偵查庭就更沒有問題了,一切都是按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來,誰敢說檢察官違法?…那麼,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呢?
癥結在商標法第36條第1項第1款規定的合理使用,有如市面上的中古車行在招牌上標示「Benz」、「BMW」、「Audi」、「Lexus」等車廠標誌一樣,只要這樣的標示行為是符合業界的習慣、該車廠標誌是販售中古車的廠牌說明,並且強化標示中古車行自己的品牌或店名,就可以不受他人商標權的拘束;只是這樣的認定權責是在檢察官或是法官的手裡,要等到地檢署或法院審理後才能還服裝行一個清白,被告這段期間只好多跑幾次法院囉。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電視盒的法律責任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偶而會有民眾到筆者辦公室來詢問:購物網站上熱賣的電視盒合不合法?像最近很紅的安博盒子,聽說出到第四代了,買來看電影和電視劇會不會被警察抓呢?
因為著作權法有許多權利種類的保護規定,例如:公開發表、重製、改作、公開口述、公開播送、公開上映、公開演出、公開傳輸、公開展示…等著作人格權及著作財產權,民眾通常是搞不清楚的,所以筆者就以譬喻的方式回覆如下:「人體有許多部位,未經同意而摸臉、摸胸、摸腿或摸屁股都可能構成性騷擾,對吧?

所以我們都知道:沒事別亂摸,對不對?」民眾當然點頭稱是,筆者接著說:「著作權分成很多種,未經同意就下載來看,可能會違法,對吧?」民眾只有繼續點頭稱是,然後急忙地解釋說:「我絕對沒有買!您放心好了,以後也不會去買這種違法商品啦!」

主管機關經濟部智慧財產局曾就「電視盒」的著作權法問題作出多次解釋,106年1月6日的智著字第10516011240號內容提及:「、、、國內購物平台仍發現市售部分多媒體播放器內建侵權網站連結或提供APP軟體,供使用者連結盜版影音內容,或以廣告宣傳所銷售之多媒體播放器可提供瀏覽大量、海量可能未經合法授權之影視內容(如追劇神器)、、、依著作權法規定、、、明知係侵權網站而仍提供連結或APP軟體供使用者連結觀看,或利用前述行為刺激宣傳及銷售,亦可能構成著作權侵害之共犯或幫助犯。此有智慧財產法院業於105年6月就『全視福』機上盒因涉及對公眾提供技術,使公眾得以實行公開傳輸或重製著作之行為而認定違反著作權法,判決有罪之例可稽、、、」簡單來說,一部需要花錢買票才能看的院線電影,豈容他人同時期免費觀看呢?畢竟,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啊。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教授研發的專利屬於教授嗎?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前任教育部長吳茂昆於今(107)年7月3日被監察院彈劾,理由是吳前部長在擔任東華大學校長期間,拿學校的專利到美國開了一間生技公司,還到大陸申請專利。彈劾是否成立的結果尚未可知,但是學校教授研發的專利歸屬問題卻層出不窮;有些教授會找親朋好友當人頭,待賣出專利權後坐收技轉金,甚至透過民間的協會申請補助拿研究費,學校根本不知情。
其實,專利法對於研發成果的歸屬有明確的規定,受雇於學校的教授們不能單純地認為研發的成果當然屬於自己,如同汽車工廠員工製造出來的汽車不屬於員工一樣;我們可以看到專利法第七條第一項規定:「受雇人於職務上所完成之發明、新型或設計,其專利申請權及專利權屬於雇用人,雇用人應支付受雇人適當之報酬。但契約另有約定者,從其約定。」如果教授與學校曾簽約規定專利歸誰所有,那就依照契約的約定;如果教授與學校沒有簽約,研發的成果依照前述規定就歸學校所有,教授只能向學校要求適當的獎金或是分配相當比例的授權金。
筆者在96年時看過一件專利舉發案件,長庚大學醫學暨工程學院的一位蔡姓副教授曾經申請獲准幹細胞的相關專利,校方認為依據前段所述的專利法第七條第一項規定,部分的專利權應該歸屬於學校;蔡教授卻說受聘學校期間係從事教職而非做研發工作,研發成果並非「受雇人於職務上所完成之發明」而仍應歸屬於教授所有;負責審理的智慧財產局依據現行大學法第17條第1項規定:「大學教師分教授、副教授、助理教授、講師,從事授課、研究及輔導。」認為「研究」是職務上的行為,處分舉發成立而讓學校共有此項專利才落幕。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美中貿易大戰之301條款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因未受戰火波及而崛起成為世界強國,加上自然資源豐富與各國人才的努力,遂成為主導全球經濟發展的領頭羊;中國大陸自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經濟快速成長而與美國、歐盟成為鼎立之勢,然歐盟因英國脫歐事件略顯分崩離析危機,中國遂與美國分庭抗禮,川普總統上台後採取了提高關稅、查處中興通訊(ZTE)、貿易制裁等措施,與中國形成了白熱化的衝突。
川普總統於今(2018)年3月22日正式簽署了一份總統備忘錄,準備動用「301條款」對付中國大陸,原因是美中貿易逆差龐大、中國企業屢屢竊取美商企業營業秘密等智慧財產權問題;其實,美國在1989年至2009年長達20餘年的期間內,也曾將台灣先後列入301條款的「優先觀察名單」與「一般觀察名單」之中,多次在台美貿易談判時要求我方開放市場、提供美商更多的貿易優惠措施,背後倚賴的就是這項如同「終極武器」般的301條款。
301條款的來源是美國《1974年美國貿易法》第182節第301條款的規定,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根據此條款檢視每一個貿易往來的國家,是否對於美國輸出的智慧財產權商品提供妥適的保護;該貿易代表辦公室會發行年報,提供美國政府部門參考是否對為保護美國智慧財產權的國家進行貿易制裁;中國大陸今年已經連續第14年被美國列入301優先觀察名單,美國民眾因為失業率居高不下亦怨懟中國大陸,川普總統乘民氣可用之際,以「保護智慧財產權」的旗號展開貿易制裁,不論是真正的理由或僅是表面的藉口,都凸顯了智慧財產權的地位與重要性,值得吾人關注。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補習班的「駭客任務」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筆者二十多年前在馬祖南竿服役時,連上有位資訊系畢業的輔導長,某日閒聊時大夥兒吹起牛來,輔導長說:「只要給我一台連網的電腦,就能駭進各家銀行的資料庫,將你的存款金額後面多一個零喔!」有些弟兄兩眼放光、恨不得馬上搞台電腦來試試;筆者雖然也很讓自己的存款後面多上很多個零,但是想起刑法第358條的「無故輸入他人帳號密碼、破解使用電腦之保護措施或利用電腦系統之漏洞,而入侵他人之電腦或其相關設備者」,可能會被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十萬元以下罰金,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話說民國99年8月間,報載台中市「康培士補習班」以駭客手法竊取競爭對手「哥倫比亞美語補習班」的兩萬多筆客戶資料、客戶訪談紀錄及相關營業資訊,作為擴張業務之用;被偷取資料的補習班提起附帶民事訴訟要求偷資料的補習班賠償二點四億多元的金額,台中地方法院審酌這兩萬多筆客戶資料的價值時,參考了原告提供的廣告費用支出明細、推估的來客成交率等資料,最後認定這些資料的商業利益為一千二百萬元;另外,被告補習班雇用原告補習班的離職員工,竊取原告之營業秘密(即:客戶資料),法院認為這是典型的同業競爭商業間諜模式,加罰懲罰性賠償金三百萬元;合計共應賠償一千五百萬元,才能彌補原告補習班的損失。
筆者仔細地看了報導中的人名,確認不是當兵時的輔導長,才鬆了一口氣;回頭想想服役時的閒聊與吹牛,雖然只是打發時間的鬼扯蛋,但也讓苦悶的外島生活留下了些許有趣的回憶。

(相關報導請參考99年8月21日中國時報第C2版報導:「補習班惡鬥偷個資、判賠1500萬」)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