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子的美 (作者:簡士超 老師/逢甲大學行銷學系)

 

        我有一組茶杯,寬口淺碟,約七公分直徑白底透青色,在設計上,杯緣入口的感覺圓滑稍厚,有點像「親著茶湯」入口的美妙,杯底以青花瓷的青色,彩繪了一朵蓮花,秀雅清麗,注茶時當茶湯的顏色與青色的蓮花相遇後,蓮花的顏色就變化了,像似澄澈的琥珀中含露著蓮花,青色圖樣變得更多層次,當茶湯顏色深淺不同,蓮花的顏色也就不同,無窮的機率組合,真曼妙!但久而久之,這樣強勢的視覺暗示,也就把「親著茶湯」的整體杯子的曼美妙感覺給忘了,一品茶湯的整體境界氛圍不見了,總是以搜索的視角,玩味於圖樣,而不是張開眼睛,擴大五感地品茶。

  所以,如果在杯子上畫畫,希望藉圖樣的力量顯示杯子的美,這是什麼樣的美?這樣的杯子算美嗎?以下四個選項,(一)真美(二)假美(三)風姿之美(四)形式之美。您會選哪一個呢?漢寶德先生認為,杯子是日常生活的器皿,如果在與杯子互動的經驗中,能達到直覺,不假思索的順眼,順心又合用,也就是無為而為的合目的性之悅目賞心,就是美。杯子的美在於其主體合目的性地展現其外在所該有的形式,而不是以外在裝飾來加值於杯子的內在功能,杯子的美是由內向外的呈現杯子本身的美,而不是由外而內的色裝表象來凸顯,圖樣之美。所以杯子的美是來自杯子本身、還是圖樣?漢先生建議的答案是()

        如果我們在網路找一下故宮北宋汝窯蓮花式溫碗的圖片,就不難體會這種杯碗本身的美麗,美到任何一點裝飾加上去,都覺得冒犯了這個作品,都覺得有罪惡感。北宋汝窯青瓷蓮花式碗的顏色是內隱溫雅卻又極致浪漫的「雨過天晴,破雲處」的顏色,層次豐富。其青瓷的質地宛如璞玉,溫潤瑩澈,再細就其冰裂紋,似有似無,肌理微宛纖細,渾然天成不刻意,如此的端整大方,任誰都不敢想要將它彩繪一下,這樣的美感與莊重的感覺不容再多加一點裝飾,應該也就是安道夫‧路斯(Adolf  Loos)主張的裝飾與罪惡(Ornament and Crime)的感覺吧!裝飾容易讓眼睛的視角,處於搜索的狀態,也容易忽略了主體全然的形式與功能的呈現。

        原來美感的第一步,就是要張開眼睛,悅目賞心的狀態去欣賞,而不是用搜索的眼睛,用功能性的心態去認知,所以康德才會開門見山地寫到「品味的判斷,因此,不是一種認知判斷,所以不是邏輯,而是審美(欣賞)(The judgement of taste,therefore,is not cognitive judgement,and so not logical, but is aesthetic.)

        眼睛的功能首重搜索,是用認知的狀態去瞭解外在物件;眼睛的另一狀態是非實用而莊嚴去欣賞,是抽象的精神層次活動,所以除了道德意志力之外,康德認為,認知力與審美力是截然不同的能力。用認知的習慣去下品味的判斷是睜眼的瞎子,眼睛未經過啟蒙。歐洲工業革命同時也經歷工藝運動的啟蒙,所以相對來說,人造景物包括街景、房子,比較賞心悅目,反觀我們高科技產業發展後的文創產業剛起步,審美力的提升,還有很大的空間,從杯子的美感判斷做起,是不錯的入門。

        在杯子上畫畫,是杯子本身不美嗎?乏善可陳嗎?那就在選另一個杯子吧!消費選擇,是最佳美感判斷練習的關鍵時刻!!

穿衣服從白襯衫開始 (作者:簡士超 老師 / 逢甲大學行銷學系)

    

        穿衣服,看似稀鬆平常,卻往往是一件生活上高涉入的的行為,極為複雜又可能影響重大,這不只是外表而更是內心的呈展如何不被衣服穿了?如何以人為主體,衣為客體的幫主體畫龍點睛?常言,富過三代,才懂吃穿,意指穿衣品味的複雜性,需要長時間的美感判斷養成,才能在這複雜的視覺觸覺系統中拿捏得宜,其實,國際性的服裝設計師,為呈現不同的時代情緒給消費者,也都很認真地「還在學」。為了減少錯誤嘗試的成本,去除「被衣服穿」的迷思,回到人為主體的穿著,其實可以建議,從練習穿白襯衫開始!

        大學階段的生活不同以往開始注入不同層次的跨界對話,因此五感在此階段充分地綻放並吸收各式精華,各自開始有了其生活品味與美學的見解,對於獨特性的追求也隨著眼界增長越加強烈。正如每一個人的衣櫃寶庫,當中白色襯衫是最能凸顯其精粹與柔和的氣息,因白色是顏色之中最能有效反映出自然的各種色系各種彩度與明度的國王,而一件襯衫所能凸顯的氣質可以因為其材質的選擇、剪裁的線條而呈現出屬不同的個人品牌風格,因此,大學生透過日月多領域的學習每個人所擁有的那件白襯衫將會更加緊密且堅挺,展現出其清晰俐落的線條,在未來大方地展現屬於個人品牌的面貌。(羅婉瑋,2013) 

  古人言:女人俏,一身孝,中華文化重視德行之美,也就是人的氣質風範,如此般像空氣這麼微妙而細膩的美麗,如此配上了搶眼的大紅大紫,或許的拼搭裝飾,就不見了。唯有乾淨、整潔、清爽的打扮自己,配上真誠,心無城府的心情,質感細緻的白襯衫,在陽光下,就是亮麗,很有光彩,說不出的、屬於自己氣質的造型,這也就是為什麼,西方婚禮上,新娘以白色禮服來呈現本然的美麗,也是一輩子的美麗。其實以衣著為產業的時尚流行,無論趨勢為何,或是華麗,或是龐克,或是極簡乾淨、整潔、清爽的造型感,就是時尚感,先懂得穿白色,穿出自我,再來體會其他顏色,慢慢地明瞭當顏色白,布料質感,剪裁,版型巧思設計,縫線等細緻的Second look美麗,加上眼神、氣質,才有欣賞的想像空間,所以您大學了沒有?找到自己了沒有?建議,可以從練習穿(好)白襯衫開始。 

  套上那件剛熨燙好的白襯衫與黑褲,踩上三吋高的跟鞋,六月的面試潮,又將來臨。每年到了這個季節,身旁的人來來去去,卻也各自展開了新的一趟旅程。

       素雅的白衫映在陽光下顯得脫俗不凡,跳脫一般古板幹練的既定印象,皓白的上身讓人更有分量感和專業的態度。美不言而喻的是,如何讓感官享受達到最舒服也最震撼的平衡感與細膩度,美伴隨在我們周遭,不論是視覺上的美好,還是聽覺等五感的體驗,美感的培養可以使生活過得更加完整、豐富。在這趟旅程中,讓我汲取到前所未見的美學體驗並累積到許多對於美感的知覺經驗。(羅婷原,2013)

 

美從茶杯開始 (作者:簡士超 老師 / 逢甲大學行銷學系)

        世上無處不美,想當然爾存在著很多種美。苦讀時分望向眼前那扇輕窗,微風拂過臉龐,手中拿著一盞小而精巧茶杯,啜飲著杯中的甘露,一種樸實自然的美從茶杯開始了。心中平靜之海因品茗時恰當的搭配而產生漣漪,若用素雅的青花瓷喝著香醇的黑咖啡,豈不是一大怪事嗎?自古文人以茶會友,茶杯中承載的不只是佳茗還有濃醇的友誼,美因此而出。茶杯,自品茗伊始,自甘成為配角,或形單影隻,或成雙成對,從古至今都是傳遞美的媒介。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