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里民活動中心唱歌,要防範閒雜人等?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在以前戒嚴的1950年代,常見到眷村牆壁上刷著「保密防諜、人人有責」斗大的文字,這樣的警語不算誇張,筆者1997年在馬祖服役時,曾見過碉堡的牆壁上刻著血紅色「反共抗俄、殺朱拔毛」的標語,提醒後人這一段歷史有多麼地殘酷?以及要珍惜現在得來不易的承平時期。時光荏苒到了2019年6月,部分里民活動中心歌唱班的學員LINE通信群組竟傳出貼文:「歌唱班上課時,請關閉門窗並拉上窗簾,注意有無徘徊的陌生人,以免被告~~」

唱歌時還要注意有沒有陌生人在徘徊?難道我們都回到戒嚴時期、要做好保密防諜的工作嗎?其實,這是因為部分里民活動中心購置的伴唱機內建歌曲太舊,民眾未經同意就自行灌錄新歌練唱;這些新歌多是從網路上未經授權下載的音樂著作,適逢代表權利人的公司發函提醒(被解讀為「警告」)里民辦公室應注意其管理之伴唱機有無違法之歌曲?事情傳開來以後,造成部分里長及參加歌唱班民眾的恐慌,誤以為拿起麥克風唱歌、就會被徘徊的陌生人錄影蒐證移送法辦、然後被關進監獄蹲三年、還要賠很多很多錢~~

主管機關為此發布了「智慧局將協調伴唱機授權爭議,共創雙贏」的新聞稿,提到了「、、、智慧局已於6月24日邀請台北市音樂代理人協會(MPA)、台北市音樂創作職業工會(MCU)以及財團法人台灣唱片出版事業基金會等權利人代表到局、、、會中達成共識,智慧局將與權利人組成專案小組,儘速協調伴唱機利用歌曲在授權與付費之問題上達成共識、、、有關政府在里民活動中心使用電腦伴唱機之相關經費編列及運用之問題,也會邀集各縣市政府來討論。」可知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使用者付費仍是兼顧創作者與利用人的解決之道;希望里民在活動中心高歌之際,也能建立尊重他人著作權的觀念。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為了保護商業機密、卻透露更多的秘密?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在商業間諜的訴訟案件中,被竊取營業秘密的公司往往會陷入兩難的局面,因為居於原告地位的公司或企業,必須負起舉證責任,並且在訴訟過程中向法院及被告展示自己營業秘密的內容,然後再舉證商業間諜竊取了那些秘密,進而取得民事與刑事訴訟的勝利。而在揭露與被竊秘密相關的技術與文件時,往往會將尚未洩漏的秘密一併在法庭上公開出來,讓原本沒偷到該秘密的公司「賺到了」相關的技術,連帶地使被竊取營業秘密的公司蒙受更大的損失,遂陷入了提告與否的兩難窘境。

為了更妥善地保障當事人的權益,司法院制定的「智慧財產案件審理法」第11條第1項規定:「當事人或第三人就其持有之營業秘密,經釋明符合下列情形者,法院得依該當事人或第三人之聲請,對他造當事人、代理人、輔佐人或其他訴訟關係人發秘密保持命令:(一)當事人書狀之內容,記載當事人或第三人之營業秘密,或已調查或應 調查之證據,涉及當事人或第三人之營業秘密。(二)為避免因前款之營業秘密經開示,或供該訴訟進行以外之目的使用,有妨害該當事人或第三人基於該營業秘密之事業活動之虞,致有限制其開示或使用之必要。」如果接受法院發出秘密保持命令的相關人士,違反命令而為訴訟以外的使用,或揭漏技術內容予其他未受秘密保持命令之人,依審理法第35條第1項規定,得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台幣10萬元以下罰金。

隨著科技的發達與技術的精進,保障製程與方法的營業秘密越來越受到廠商與司法機關的重視,多瞭解智慧財產權的知識,才能「關心自己、也關心別人喔!」。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舊機Bye」手機零售批發店的商標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商標是製造者賦予商品的標記,具有與其他製造者相區別的辨識功能,通常製造者都會取個響亮好記的名字做為商標;例如「統一」牛奶與「味全」牛奶是不同公司的產品,「福特」汽車與「豐田」汽車來自不同的工廠。但是,如果有人取了隱藏不雅意涵的名字作為商標,能不能通過主管機關的審查而獲准註冊呢?

話說高雄有間賣手機的通訊行,店名叫做「舊機Bye」,字面上的意思是「跟舊的手機說再見/告別舊機/來買新手機」,但若是將其國語與英語的發音、用閩南語來解讀的時候,就成了音同字不同的不雅詞彙。這間通訊行曾經向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申請註冊,但是被主管機關「四兩撥千金」地以「不具商標識別性」駁回,沒有去論究其不雅意涵的部分;

當時公函的內容重點如下:「、、、本件商標圖樣係由文字『舊機 Bye』及圖形所構成,然『舊機 Bye』直接明顯之字義為『告別舊機』,是以之作為商標,指定使用於『手機零售批發、電信器材零售批發』及『代辦電信門號之申請』等服務,予消費者之寓目印象,為促銷手機之廣告宣傳標語詞,不具識別性,且競爭同業不容易判斷該等文字是否取得專用權,有致商標權範圍產生疑義之虞,依法應聲明不專用始能取得註冊。
本案經本局通知申請人應就『舊機 Bye』文字部分聲明不專用,惟申請人逾期仍未函覆或提出任何證據資料以供參酌,自有前揭法條規定之適用,爰依商標法第29條第3項及第31條第1項規定,應予核駁。」

另外有一件「甘吟釀」商標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主管機關以「經查係低溫發酵方式釀造之酒味道甜美之形容,為所指定商品之品質、原料、生產方式之說明」而駁回;至於「甘吟釀」隱藏的不雅意涵,就請各位讀者動動腦囉?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國父革命11次中前10次失敗的價值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從小我們就被教導:國父領導了11次的革命,最後終於在武昌起義成功推翻滿清、肇建民國…這當中有許多爭論,包含了革命應該有29次、國父只領導前10次中的兩次、武昌起義跟孫先生沒有關係等等,但這些爭論都是歷史專家的解讀,與智慧財產權專欄無關。我們要探討的是:為什麼國父不直接進行第11次革命?這樣不就「一次」就成功了?

咳!咳咳!…剛剛是腦筋急轉彎的問法,請各位看倌別當真;事情當然有先後順序,沒有一、二、三,哪來四、五、六呢?重點應該是國父從前10次的失敗中汲取經驗,最後在第11次才能成功,所以「失敗為成功之母」,失敗的經驗也是很重要的呢!

在保護商業機密的營業秘密法第二條中,列出了「方法、技術、製程、配方、程式、設計或其他可用於生產、銷售或經營之資訊」都可以成為營業秘密而受到法律的保護;此外,所謂的「否定性專門知識(what doesn’t work)」,也就是前段所述「失敗的經驗」,同樣可以受到和成功技術相等的保護;例如,A公司為開發新產品而實驗失敗的方法與資料,若被競爭對手B公司派出商業間諜竊取相關數據,則B公司可以不必重蹈覆轍而直接朝著成功的方向研發,節省下許多寶貴的時間與資源,甚至比A公司更早研發出可以成功量產的產品,進一步申請專利獲准而合法地壟斷市場,對A公司顯然是不公平的。所以,司法實務對於此等「否定性專門知識」會適用營業秘密法予以保護,企業與研發單位也要將這些「失敗的經驗」當成珍寶妥善保密,不然就會「為人作嫁」、讓他人「不勞而獲」了。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能不能將我演奏的歌曲上傳Youtube網站?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上週有某交響樂團來電諮詢著作權問題,問的內容是:「我們交響樂團上個月應邀表演,現在有一間唱片公司想要將演出內容出版CD,是不是只要我們團同意就可以呢?」筆者想了想,就舉例回答道:「若是我拿了你的道具來變魔術,表演完後是不是可以將你的道具據為己有呢?」交響樂團的人答說:「當然不行啊!道具還是我的,我只同意借你用,用完要還給我啊!」筆者接著說:「對啊!貴團演奏的曲目若仍在著作權法保護期間50年內,作曲者同意貴團演出,演出完就不能再做其他的利用;唱片公司想要發行CD,會涉及到原作曲者的權利及貴團的表演權,必須要同時取得作曲者與貴團的同意才行,不能僅由貴團同意喔!」

從著作權法的角度來看,「曲」本身就是第5條第1項第2款的「音樂著作」,交響樂團的「表演」則是第7條之1規定的的「獨立著作」,兩者雖然相關但仍為不同的客體;交響樂團要利用他人的「曲」之前,要取得作曲者的同意,唱片公司想要將演出內容出版CD、或是任何人想要上傳Youtube網站,都要同時取得作曲者與表演人的同意,缺一而不可。

另外,在回覆交響樂團的諮詢時,筆者也討論到超過著作權法保護期間50年著作的利用問題,依照著作權法第30條及第33條的規定:屬於個人的作品保護終生加50年,屬於法人者保護公開發表後50年;例如樂聖貝多芬在1827年即已過世,即使當年就有著作權法也已逾期而不受保護,此時演奏者仍然可以就「表演」取得獨立的著作權,所以市面上某些知名樂團的演出CD仍然可能受到著作權法的保護,不可以任意擷取使用喔!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