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要裝設「警報系統、自動上鎖門」等隔離措施?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多年前筆者偕團拜訪某大企業時,導覽人員帶領我們一行人參觀產品組裝的過程,剛好在兩條生產線中間必須穿越行政大樓,導覽人員很客氣的先請來賓們在大樓入口處前稍候,接著轉身奔入各辦公室請同事們關掉工作中的電腦螢幕、收起桌上的圖表資料、拉攏走道兩旁的百葉窗簾…之後,才請我們這些如臨大敵的來賓們走過有著重兵戒備(同事們列隊歡迎)的走廊,繼續後半段的參觀行程。

這樣的「保密」措施並不可笑,反而是企業保護己身營業秘密的必要手段;有很多老闆們都是在員工帶著公司研發的成果與機密跳槽之後,才驚覺沒有做好預防性的保密措施;等到聘請律師想要走法律途徑處理被挖角的員工時,又因自己沒做好保密措施而不符營業秘密法第二條的三要件(秘密性、經濟價值性、及採取合理保密措施)、遂不受法律的保護,部分老闆會憤而質疑檢察官:「離職員工明明偷走公司的機密,請檢察官去搜索就一定查的到!」檢察官無奈地答道:「請老闆舉證員工偷機密的行為事實,還有該機密已採取合理保密措施的記錄,不然,檢察官也沒辦法說服法院簽發搜索票啊!」

有鑑於此,行政主管機關(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發布了「營業秘密保護實務教戰手冊2.0」供民眾免費下載,可以提供企業主們防患未然;法務部檢察司也有「檢察機關辦理重大違反營業秘密法案件注意事項」,其中規定告訴人或被害人宜先填寫「釋明事項表」,譬如「請描述公司關於辦公場所之進入或移動採取之一般安全常規,例如辦公場所周圍設有圍牆、訪客管理系統、使用警報系統、自動上鎖門或保全人員等」、「請描述公司採取為避免未經授權檢視或存取營業秘密的任何安全措施,例如將存放處上鎖或於入口處標示『僅限經授權人員』等」,如果企業主們都有做到這些保密措施,才能在日後贏得訴訟。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可以做LINE貼圖的卡通娃娃該怎麼保護?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LINE貼圖真是一項人類偉大的發明,可以用來在情竇初開的情侶間傳遞含情脈脈的曖昧訊息…萬一被對方看出心思,也可以瞎掰是誤會一場,千錯萬錯都是貼圖繪製者的錯,不然就是本姑娘我一時手滑點錯,誰叫LINE貼圖的種類樣式繁多,免費、付費、平面、動畫、真人肖像…五花八門,眼花撩亂之下點錯還可以收回訊息,讓人更加放膽地亂傳一通~~

話說有些貼圖設計者會到筆者辦公室來諮詢:「這是我畫出來的卡通娃娃,可以做LINE貼圖,也可以授權其他廠商做為書包或提袋的圖案,該怎麼保護呢?」這個問題乍聽之下簡單,然已涉及到智慧財產權裡的著作權與商標兩個領域;一開始畫好卡通娃娃的時候,只要是自創的、具有美感(著§第3條的1項第1款)的圖樣,會先受到著作權法對於美術著作(第5條的1項第4款)的保護,而且不用登記就可以自動保護(第10條);但是,如果被他人仿冒抄襲,要怎麼證明自己才是真正的作者呢?通常筆者會建議設計者在圖案完成後、公開上市之前,先至地方法院公證處或民間公證人事務所簽署「著作權聲明書」,並由公證人認證後蓋章證明,如此即可保留該公證日期作為先完成的證據(另請參考筆者102年5月1日部落格短文,標題為:「作品被盜用、怎麼辦?」提及保留創作過程的手稿作為舉證方法)。

除了著作權法之外,如果該卡通娃娃貼圖可以做為書包或提袋的品牌,設計者可以先用自己的名義申請註冊商標,核准後再行授權或移轉予其他廠商;此時因為商標申請之際,主管機關會記載申請人、申請日期等資料,並且在核准時刊登於商標公報,其效果即已相當於設計者將該卡通娃娃貼圖辦理公證保存的日期,原則上就不用另外花錢辦理公證了。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蘇打綠」變成「蘇打臉很綠」?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蘇打綠」樂團於107年年底與合作多年的音樂公司拆夥,108年11月中旬媒體報導遭原公司指控不得演唱含《小情歌》在內的207首詞曲,亦不得使用已被公司註冊成為商標的「蘇打綠」團名;團員們覺得難以理解,為什麼「蘇打綠」樂團不能使用「蘇打綠」的團名?如果真的不能繼續使用「蘇打綠」舊團名的話,乾脆就改新團名叫「蘇打臉很綠」?

問題的癥結點在於「蘇打綠」的團名究竟歸屬於誰?一開始應該屬於自創樂團的全體團員,但在加入合作多年的音樂公司後,公司為了維護團名的權益,就徵得全體團員的書面同意,於102年間由「林暐哲音樂社有限公司」以「蘇打綠Sodagreen」文字向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申請商標註冊核准,並指定於「現場演奏、現場表演、藝人表演服務」等表演範圍,以杜絕他人盜用「蘇打綠」的團名;除此之外,公司也申請註冊於「化妝品、鞋油、線香、動物用潔毛劑、蠟燭、冷熱飲料店、美容、按摩、花藝設計」等可能會從事經營的產品,擴大對此團名的保護;此時,公司就合法地取得了團名的商標權利。

當原有的團員還留在公司的時候,雙方合作愉快並且相安無事;但是,當團員與公司拆夥之後,因為公司擁有團名商標的專用權利,除非取得公司的同意,否則恐有侵權違法的疑慮。原團員僅能表示他們原有的團名叫「蘇打綠」,再也不能用於未來招攬演出機會的廣告文宣;而原公司有權另組「蘇打綠」樂團,還可以賣「蘇打綠鞋油」、「蘇打綠動物用潔毛劑」,甚至開「蘇打綠冷熱飲料店」或是「蘇打綠按摩院」等等。

至於「蘇打臉很綠」能不能作為原團員的新團名?筆者想到了影射「涵碧樓」的「含屁樓」商標駁回案,可能還要再想想吧?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永動機發電」專利成了詐騙工具?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追求永續且乾淨的能源,一直是人類的夢想;尤其是近年來燃煤發電產生的空氣污染,還有核能發電廢棄物的儲存問題,都迫使人們越來越重視能源方面的議題。如果能夠研發出源源不絕的乾淨動力,不僅能夠解決眼下的空污問題,還能作為人類探索星際、移民宇宙的太空船動力來源,屆時就可以讓我們齊聲高喊:「To Infinity and Beyond!(巴斯光年:飛向宇宙,浩瀚無垠)」~~

可惜這樣的夢想並沒有成真,反而成了詐騙集團的斂財工具?例如在2012年9月29日蘋果日報A22版報導:「磁能車詐億元、老闆判5年-拿電動車誆免油電、研發商囚4年半」,就是利用民眾對於乾淨動力的渴望,輕輕鬆鬆就詐騙了上億元的資金,報載警方前往調查搜索時,還有被騙的投資者信誓旦旦地說這是真的!此外,2019年12月9日聯合新聞網報導:「號稱超越永動機發電、男子涉詐欺吸金2000萬」,當事人宣稱輸入1度電就能產生3.8倍的發電量,還秀出中央大學電機工程系電力量測與儀表實驗室的紀錄照片為證,標榜在5年後每年還能賺取4500億元~~報載經實測僅有0.8倍的輸出,全案已由刑事局電信偵查大隊與新北市刑警大隊移送新北地檢署偵辦。

除了前述的詐騙報導外,也有類似「筆戰」式的報導,2019年10月13日自由時報A10版新聞:「貸款千萬研發出電產電、獲專利」其中當事人確實取得了第582547號「動力傳輸裝置」新型專利(此為形式審查核准之專利,依專利法第116條規定需有技術報告才能警告他人),號稱可以產生三倍的電力!唯依同報15日A15版讀者林進先生投書指出:「根據熱力學第二定律,轉換過程一定會有所損耗,產生的電能一定會小於原始輸入的電能…」原來看報紙也能上一堂物理課呢!至於能否真正產生額外的電力?就要等技術報告出爐再說囉。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該放手了嗎?越來越貴的專利年費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人生中有許多抉擇的時刻,有時要勇敢向前爭取成功,有時要灑脫轉身毅然放手,學業、感情、事業均復如是;回想起年少時常常堅持、不願放手的過去,對照著成長後合則來、不合則去的隨遇而安,才會明瞭「放手」不是捨棄、而是準備迎接更豐盛的未來。金庸先生天龍八部中的吐蕃國國師鳩摩智,在最後勘破雲遊前跟段譽、王語嫣說「心安樂處、即身安樂處」的境界,真是微言大義~~等一下!這裡應該是智慧財產權的部落格,怎麼歪樓成了某某居士的感情專欄呢?

話說發明人辛苦地將創造改良的製程或產品申請專利成功之後,會領到一張印有國旗、蓋有關防、漂漂亮亮的專利證書;然後呢,事情還沒有結束喔!在專利保護的期間內(以發明專利為例:保護20年),每一年都要繳納維持年費,專利才能有效地繼續存在;目前的「專利規費收費辦法」第10條規定第1至3年,每年2,500元;第4至6年,每年5,000元;第7至9年,每年8,000元;第10年以上每年16,000元;偶爾會有民眾詢問:「專利局是在放高利貸嗎?為什麼維持年費會越來越貴呢?」。

這項越來越貴的年費級距規定,目的在讓專利權人省思:「我的專利有沒有幫我賺到錢?還要不要繳納這筆越來越貴的費用呢?」因為賦予專利權不僅涉及申請人與主管機關之間,還會涉及限制第三人不得使用該發明內容的問題。易言之,如果專利維持的越久、其他人就不能利用、產業就很難進步;如果專利權人早些放棄的話,其他人就可以利用改良、產業就容易進步;所以法制上才會採取級距制,希望發明人衡量利弊後盡快放手…放手後就可以再投入新產品的研發,迎接更豐盛的未來~~歪樓終於歪回來了,我們下次見囉!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