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父革命11次中前10次失敗的價值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從小我們就被教導:國父領導了11次的革命,最後終於在武昌起義成功推翻滿清、肇建民國…這當中有許多爭論,包含了革命應該有29次、國父只領導前10次中的兩次、武昌起義跟孫先生沒有關係等等,但這些爭論都是歷史專家的解讀,與智慧財產權專欄無關。我們要探討的是:為什麼國父不直接進行第11次革命?這樣不就「一次」就成功了?

咳!咳咳!…剛剛是腦筋急轉彎的問法,請各位看倌別當真;事情當然有先後順序,沒有一、二、三,哪來四、五、六呢?重點應該是國父從前10次的失敗中汲取經驗,最後在第11次才能成功,所以「失敗為成功之母」,失敗的經驗也是很重要的呢!

在保護商業機密的營業秘密法第二條中,列出了「方法、技術、製程、配方、程式、設計或其他可用於生產、銷售或經營之資訊」都可以成為營業秘密而受到法律的保護;此外,所謂的「否定性專門知識(what doesn’t work)」,也就是前段所述「失敗的經驗」,同樣可以受到和成功技術相等的保護;例如,A公司為開發新產品而實驗失敗的方法與資料,若被競爭對手B公司派出商業間諜竊取相關數據,則B公司可以不必重蹈覆轍而直接朝著成功的方向研發,節省下許多寶貴的時間與資源,甚至比A公司更早研發出可以成功量產的產品,進一步申請專利獲准而合法地壟斷市場,對A公司顯然是不公平的。所以,司法實務對於此等「否定性專門知識」會適用營業秘密法予以保護,企業與研發單位也要將這些「失敗的經驗」當成珍寶妥善保密,不然就會「為人作嫁」、讓他人「不勞而獲」了。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能不能將我演奏的歌曲上傳Youtube網站?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上週有某交響樂團來電諮詢著作權問題,問的內容是:「我們交響樂團上個月應邀表演,現在有一間唱片公司想要將演出內容出版CD,是不是只要我們團同意就可以呢?」筆者想了想,就舉例回答道:「若是我拿了你的道具來變魔術,表演完後是不是可以將你的道具據為己有呢?」交響樂團的人答說:「當然不行啊!道具還是我的,我只同意借你用,用完要還給我啊!」筆者接著說:「對啊!貴團演奏的曲目若仍在著作權法保護期間50年內,作曲者同意貴團演出,演出完就不能再做其他的利用;唱片公司想要發行CD,會涉及到原作曲者的權利及貴團的表演權,必須要同時取得作曲者與貴團的同意才行,不能僅由貴團同意喔!」

從著作權法的角度來看,「曲」本身就是第5條第1項第2款的「音樂著作」,交響樂團的「表演」則是第7條之1規定的的「獨立著作」,兩者雖然相關但仍為不同的客體;交響樂團要利用他人的「曲」之前,要取得作曲者的同意,唱片公司想要將演出內容出版CD、或是任何人想要上傳Youtube網站,都要同時取得作曲者與表演人的同意,缺一而不可。

另外,在回覆交響樂團的諮詢時,筆者也討論到超過著作權法保護期間50年著作的利用問題,依照著作權法第30條及第33條的規定:屬於個人的作品保護終生加50年,屬於法人者保護公開發表後50年;例如樂聖貝多芬在1827年即已過世,即使當年就有著作權法也已逾期而不受保護,此時演奏者仍然可以就「表演」取得獨立的著作權,所以市面上某些知名樂團的演出CD仍然可能受到著作權法的保護,不可以任意擷取使用喔!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畢業花束上的假金莎巧克力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青青校樹、芭樂蓮霧、鳳梨西瓜攏有~~」當驪歌響起的時候,舉行畢業典禮的各校門口就會聚集著賣花束的攤商,筆者猶記得當年大學畢業時,學弟妹也不能免俗地去買了一束送給我捧著,說實話我只覺得手痠,心裡想著還是折現比較實在吧?後來回家插在花瓶裡觀賞了幾天,等到花謝就扔到垃圾桶裡了。

話說有些花店將金莎巧克力做成美麗的花束,金光閃閃的很能奪取路人的眼球,而且回家後可以吃掉、不會凋謝,果然是「送者大方、受者實惠」的好物;但也有人說起金莎花束的時候頗不以為然,因為花束裡的金莎巧克力吃起來味道不一樣?仔細一瞧才發現金色包裝紙與咖啡色紙碟跟正牌金莎一樣、但是標籤上的英文不是「FERRERO ROCHER」?甚至沒有標籤貼紙?這樣子算不算是侵權仿冒呢?

傳統的商標法只保護文字和圖形樣態的商標,不能及於金莎巧克力的金色包裝紙與咖啡色紙碟所構成的立體形狀,在民國80年以後可以受到公平交易法關於商品包裝或外觀的保護,直到92年以後商標法增加「立體商標」的保護樣態,這種仿冒行為才能較明確地受到規範。義大利商費列羅公司也在93年間申請金莎巧克力的立體商標,並於95年間獲准列為註冊第01200291號彩色立體商標;如果還有廠商以為不仿冒文字、只抄襲外觀就算沒事的話,可能就要面對商標法第95條:最重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刑事責任。

費列羅公司不僅註冊單顆巧克力的立體外觀,為了避免被有心人士鑽法律漏洞,連整盒的盒子外觀(註冊第01920597號立體商標)、整盤堆得尖尖的巧克力塔(註冊第01673774號立體商標),也都申請立體商標保護,這就有點「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的味道了。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GPS + HUD = 進步性不足?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GPS是全球定位系統(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的縮寫,常應用於車用或手機上的導航程式;HUD是抬頭顯示器(Head UpDisplay)的簡稱,常設置於飛機駕駛儀表板上方,將重要的飛行資訊投射在一片玻璃上,讓飛行員不需要低頭就可以知道飛行的重要資訊,近年來亦應用在汽車之上,提高駕駛的安全性。這兩項產品本是不同領域的電子設備,如果有人想到將GPS的資訊透過HUD投射出來,讓駕駛人可以同時注意路況並獲取導航資訊,這樣結合後的新產品,可不可以申請專利而獨霸武林獨占市場呢?

2005年間有一間公司申請新型專利,內容就是上述GPS結合HUD的多功能顯示裝置,後來在技術報告的評價結果中,主管機關智慧財產局認為該專利只是習知技術的簡單組合,有如將鉛筆與橡皮擦用塊鐵片固定起來一樣,判定為「進步性不足」而不能受到專利法的保護。

筆者在講述專利法第22條規定的三要件時,常舉本案為例說明;另外,如果申請人可以解釋該產品並非簡單的組合,譬如說HUD在白天時的亮度不足、無法清晰地顯示細緻的導航資訊,本公司以某某新開發技術克服困難云云,則該新技術仍可申請專利獲准;反之,若只是單純地將GPS資訊投射在HUD之上,就真的不具備「進步性」要件了。

筆者在蒐集相關資料的時候,發現機車安全帽也有類似的產品:2013Skully公司推出安裝HUD的安全帽,可顯示後鏡頭拍攝之路況、避免後車追撞,還有衛星導航、藍芽撥號等等方便的功能;只是這種安全帽所費不貲,一頂要價1,899元美金,新科技可真燒錢哪!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賣校服印校徽就被告?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服裝廠商在販售的校服產品上面印校徽,是依照學校制定的規格樣式而印刷或縫製的,也是業界行之有年的習慣;反過來說,如果校服沒印校徽就不是校服了,穿著進學校搞不好還會被糾察隊登記去罰站呢?
話說台中市南區有一間國小,在104年5月間向商標主管機關申請校徽圖形商標獲准,並於105年1月專屬授權給一位李姓廠商使用,該廠商隨後對其他三家販售同校制服的服裝行採取法律行動,以侵害商標權為由報警搜索扣押印有校徽商標的制服達數百件;截至本文撰寫時間為止,其中一家服裝行的案件還在地檢署偵查庭審理中。
校服印校徽既是行之有年的習慣,怎麼還會被人告呢?這問題不是出在學校:學校申請商標是合法正當的行為,確立保護校徽的意識與認同,值得鼓勵;問題也不是出在廠商:廠商拿到商標的專屬授權後,理所當然地行使其專用權利,看起來也很理直氣壯;至於接受報案的警察局派出所就更沒問題了,搜索扣押侵害商標權的仿冒品,然後移送地檢署給檢察官偵辦,符合「依法行政」原則;檢察官開偵查庭就更沒有問題了,一切都是按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來,誰敢說檢察官違法?…那麼,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呢?
癥結在商標法第36條第1項第1款規定的合理使用,有如市面上的中古車行在招牌上標示「Benz」、「BMW」、「Audi」、「Lexus」等車廠標誌一樣,只要這樣的標示行為是符合業界的習慣、該車廠標誌是販售中古車的廠牌說明,並且強化標示中古車行自己的品牌或店名,就可以不受他人商標權的拘束;只是這樣的認定權責是在檢察官或是法官的手裡,要等到地檢署或法院審理後才能還服裝行一個清白,被告這段期間只好多跑幾次法院囉。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