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與所得不均

(作者:吳朝欽 老師 / 逢甲大學 財稅學系)

臺灣的基本工資制度依據《勞動基準法》及《基本工資審議辦法》。2017 年 8 月 18 日 審議通過月薪調整至 22000 元、時薪 140 元。傳統經濟學認為提高最低工資會增加失業率,因為在最低工資高於市場工資時,會導致勞工有供過於求的情況,造成失業率增加,近期Jardim等人(2017)利用美國西雅圖的資料發表了一項研究,發現當西雅圖市把最低工資從每小時 9.47 美元增加至 13 美元,導致低薪勞工的每月收入減少 125 美元,顯示提升最低工資對低薪勞工有負向的影響。

當最低工資對低薪勞工有負向影響時,則會拉大高所得者與低所得者的所得差距,進而讓所得不均更加惡化,也就是說,政府或許也是造成所得不均的原兇之一。有趣的是,最低工資是否會造成所得不均取決於最低工資是否能增加低薪員工的薪水,從經濟學的觀點而言,這個問題的答案非常明顯,個人覺得政府不必積極干預最低工資的,而是應盡量制定維持公平的工作環境即可,好處在於不會破壞勞動市場原有的效率性,而且所得不均的情況也會縮小。

討論到此我們會學到一件事情:立意良善的政策往往是通往地獄的通路。 “The road to hell is paved with good intentions.” 也就是說,遇到事情冷靜下來,判斷未來的可能情況,三思而行,才不會造成愛之適足以害之的局面。

所得不均與財政赤字

(作者:吳朝欽 老師 / 逢甲大學 財稅學系)

所得不均與財政赤字是我們面對的兩大難題,他們之間的關係為何是值得我們探討的,在政治經濟學方面,Meltzer and Richard(1981)試圖解釋所得分配不均與社福支出之間的關係。他們的模型假定中間選民是決定政策通過與否的關鍵,在所得分配為右偏的情況下, 以「中位數選民所得」(median voter income)與「平均選民所得」(mean voter income)間的差距來衡量所得分配不均(在所得分配右偏的情況下,平均選民所得會大於中間選民所得)。當兩者的差距越大時,表示所得分配越不均;反之,當兩者的差距越小時,表示所得分配越平均。值得注意的是,當「中間選民所得」與「平均選民所得」間的差距增加時,中間選民會比較有誘因去要求所得重分配,因而社福支出會增加,增加政府的財政赤字。

然而,Benabou(2000)從不完美資本市場的角度,重新詮釋Meltzer and Richard(1981)的模型,該文指出所得分配不均對於政府重分配支出會產生兩股互相消長的力量,其一,在不完美資本市場的情況下,銀行只會願意貸款給有錢人,因而有錢人會變得更有錢,這些富有的人會運用其在政治上的影響力,減少所得重分配支出。其二,當社會處在分配不均的情況下,中間選民會比較有誘因去要求所得重分配,因而社福支出會增加。當社會不均度不高時,前者的力量會大於後者,也就是說,所得分配不均會減少政府重分配支出;當社會不均度夠高時,前者的力量會小於後者,也就是說,所得分配不均會增加政府重分配支出。這說明所得不均與政府重分配支出為U型的關係。

在國外研究方面,Meltzer and Richard(1983)利用美國1937-1977年的時間序列資料,將中位數所得視為可做決策的選民(decisive voters),發現當所得不均度提高,則重分配支出增加;另外,Milanovic(2000)利用24個民主國家74個觀察值,以Gini係數當作所得不均的代理變數,發現結果與Meltzer and Richard(1983)一樣。除了上述文獻所闡述所得不均與重分配支出的正相關,也有一些文獻認為所得不均與重分配支出是負相關,這類文獻如Gouveia and Masia (1998), Bassett et al. (1999)以及de Mello and Tiongson (2006)等人。

所得不均與生命週期

(作者:吳朝欽 老師 / 逢甲大學 財稅學系)

生命週期假說(Life-cycle hypothesis)是由1985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Modigliani等人提出,將人的一生分為年輕時期、中年時期和老年時期。一般來說,在年輕階段,家庭所得低,但因為未來收入會增加,因此,在這一階段,往往會把家庭所得的絕大部分用於消費,有時甚至舉債消費,導致消費大於收入。進入中年階段後,家庭所得會增加,但消費在所得中所占的比例會降低,所得大於消費,因為一方面要償還青年階段的負債,另一方面還要把一部分所得儲蓄起來用於退休消費。退休以後,所得下降,消費又會超過收入。因此,在人的生命週期的不同階段,消費占收入的比例會隨著所得而改變。

有趣的是,在生命週期的不同階段,所得不均將會如何變化是一個值得關注的議題。在文獻上,所得可以分為勞動所得與可支配所得,勞動所得指的是家庭的「受雇人員報酬」加上「產業主所得」,而可支配所得涵蓋所得的範圍比勞動所得廣,從臺灣和英美的家庭調查資料發現,不論所得或是消費,其不均度隨年齡增加而上升,就不均的變化程度而言,勞動所得不均度最大,可支配所得不均度次之,而消費不均度最小。

這當中的道理值得我們去發掘,影響所得最大的因素可說是人力資本的投資,這項投資會隨著年齡增長而報酬率日漸增加,因此,當年齡越大時,沒有從事人力資本的人與專注人力資本的人之間的所得差距將會越大,所得不均也會越大。至於消費不均的程度為何會低於所得不均呢?可能的解釋為:經濟體中的個人,會根據長期的角度,來調整消費與儲蓄的行為,而且,他們會企圖將他們一生中的消費行為,盡可能的拉平至所得與消費平衡。也就是說,每個人都會想辦法讓消費在他的一生中保持穩定。這意味著,個人不會在某個時期中儲蓄的特別多,而在下一個時期拚命消費,而是會讓他們的消費水準在每個生命階段都盡量保持接近穩定的狀況。因此,人與人之間消費的差距會比所得的差距小,消費不均的程度就會低於所得不均。

看完以上的介紹,有些讀者或許會對於台灣與英美的消費與所得不均有興趣,就作者初步的認知,這方面的文獻相當多,有興趣的讀者也可找一些文獻來看,相信對於所得不均的問題會有進一步的認識與了解。

所得不均與犯罪率

(作者:吳朝欽 老師 / 逢甲大學 財稅學系)

所得不均的議題在世界各國已引起廣泛的注意,為什麼大家會關注所得不均的議題呢?這可以從所得不均對社會發展所造成的影響談起,其中比較好玩的是所得不均可能會提升社會的犯罪率,進而降低社會的福利水準。著名的諾貝爾經濟學家 Becker提出理性選擇的理論來解釋為何有些人會選擇犯罪,這些人認為當犯罪的預期效益大於犯罪的預期成本時,則其會選擇犯罪。這跟所得不均有何關係呢?想像在一個所得分配不均的區域,窮人從事合法工作只能獲得低微的報酬,假如從事非法的活動被政府抓到的機率極低時,此人就可能選擇犯罪,也就是說,當政府稽查率不高時,窮人從事犯罪的可能性就會提高。除了Becker的觀點以外,有些學者認為當富人越來越富有時,闖空門的收益提高,則增加當小偷的誘因。

就社會學領域而言,窮人因貧富不均所產生的被剝奪感是產生犯罪的主要原因,因為窮人覺得自己不被社會重視,而且常常覺得社會對其不公不義,因而容易驅使窮人對他人採取暴力的行為。另外,有些窮人會羨慕有錢人富裕的生活,為了追求富裕的物質環境,往往不惜犯罪的代價去從事非法的活動,比如說販毒與賣淫。

以上這些論點主要從理論的角度來闡釋所得不均與犯罪率的關係,比較有趣的是,在實證上是否存在一些證據能夠證實所得不均與犯罪率的關係,尤其是所得不均最容易引起哪一種犯罪則是我們想要知道的。有些國外學者認為所得不均會導致暴力犯罪增加與謀殺率的增加,台灣的學者也指出增加所得不均對於普通竊盜犯罪率與故意殺人犯罪率有顯著正向影響。

看完以上的介紹,有些讀者或許會認為所得不均應該不僅會影響犯罪率而已,對於逃漏稅或一些自殘行為應該也會有影響,這些議題在相關的文獻都找得到,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進一步找一些文獻來看。

國賠(四)

(作者:王珍玲老師 / 土地管理學系)

國家賠償法請求權時效之計算(四)

四、案例解析

消防法規定定期檢查非僅屬授予國家機關推行公共事務之權限,其目的係為保護人民生命、身體及財產等法益,且法律對主管機關應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之事項規定明確,消防主管機關公務員依此規定對可得特定之人所負作為義務已無不作為之裁量餘地其不作為即屬怠於執行職務。且因消防設備之主要功能不在於防止火災之發生,而在於減低火災發生時損害之擴大,故應以「未執行消防檢查」與「損害擴大」為本案判斷之標的。因此,本件火災之發生,雖直接肇因於餐廳員工使用瓦斯爐火不慎所致,惟消防主管機關違反職務義務,對餐廳未依法為消防設備之定期檢查及執行取締,放任建築物瑕疵存在之行為,與火災所造成傷亡人數之增加,依社會一般通念觀之,顯有相當因果關係。又損害與加害行為間祇須具有相當因果關係為已足,不以該加害行為係發生損害之唯一原因為必要。惟如另有其他原因(如被害人自身之違法行為)併生損害,即可依民法規定主張過失相抵。

依國家賠償法第2條第2項規定:「公務員於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者,國家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公務員怠於執行職務,致人民自由或權利遭受損害者亦同。」故甲等可依國家第2條第2項後段規定請求國家賠償。惟依國家賠償法第8條第1項規定:「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時起,因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自損害發生時起,逾五年者亦同。」故如甲等於事發十年後始請求國家賠償,則因自損害發生時起已逾五年,而不得請求。又被害人縱已知有損害之事實,若尚不知有應負國家賠償責任之原因事實,其對國家機關請求損害賠償之請求權時效自無從進行。
時效之規範如前所述,係請求權行使要件中最重要,也是最不可逆者,一旦逾越,毫無補救之可能,如因未予注意罹於時效,而不得請求國家賠償,實為可惜。

(全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