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賠(四)

(作者:王珍玲老師 / 土地管理學系)

國家賠償法請求權時效之計算(四)

四、案例解析

消防法規定定期檢查非僅屬授予國家機關推行公共事務之權限,其目的係為保護人民生命、身體及財產等法益,且法律對主管機關應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之事項規定明確,消防主管機關公務員依此規定對可得特定之人所負作為義務已無不作為之裁量餘地其不作為即屬怠於執行職務。且因消防設備之主要功能不在於防止火災之發生,而在於減低火災發生時損害之擴大,故應以「未執行消防檢查」與「損害擴大」為本案判斷之標的。因此,本件火災之發生,雖直接肇因於餐廳員工使用瓦斯爐火不慎所致,惟消防主管機關違反職務義務,對餐廳未依法為消防設備之定期檢查及執行取締,放任建築物瑕疵存在之行為,與火災所造成傷亡人數之增加,依社會一般通念觀之,顯有相當因果關係。又損害與加害行為間祇須具有相當因果關係為已足,不以該加害行為係發生損害之唯一原因為必要。惟如另有其他原因(如被害人自身之違法行為)併生損害,即可依民法規定主張過失相抵。

依國家賠償法第2條第2項規定:「公務員於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者,國家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公務員怠於執行職務,致人民自由或權利遭受損害者亦同。」故甲等可依國家第2條第2項後段規定請求國家賠償。惟依國家賠償法第8條第1項規定:「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時起,因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自損害發生時起,逾五年者亦同。」故如甲等於事發十年後始請求國家賠償,則因自損害發生時起已逾五年,而不得請求。又被害人縱已知有損害之事實,若尚不知有應負國家賠償責任之原因事實,其對國家機關請求損害賠償之請求權時效自無從進行。
時效之規範如前所述,係請求權行使要件中最重要,也是最不可逆者,一旦逾越,毫無補救之可能,如因未予注意罹於時效,而不得請求國家賠償,實為可惜。

(全篇完)

國賠(三)

(作者:王珍玲老師 / 土地管理學系)

國家賠償法請求權時效之計算(三)

國家賠償責任性質上屬於公法上責任,是國家對於人民違反公法上義務所發生的損害賠償責任。早期曾認為國家賠償責任是間接代位公務員的不法侵權行為,而負擔賠償責任,屬於過失責任與第二次救濟途徑之金錢賠償責任,與第一次行政救濟之回復原狀不同。晚近則認為國家賠償責任是國家違反對於人民的公法上義務之責任,屬於自己客觀的不法責任,故國家賠償請求權性質上為公法上損害賠償請求權。

三、國家賠償法請求權時效起算時點
依國家賠償法第8條第1項規定:「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時起,因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自損害發生時起,逾五年者亦同。」此時效期間,從請求權人知道有損害時起算;若不知有損害,則從損害發生時起算。所謂知有損害,須知有損害事實及國家賠償責任之原因事實,國家賠償法施行細則第3條之1定有明文。而所謂知有國家賠償責任之原因事實,指知悉所受損害,係由於公務員於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因故意或過失不法行為,或怠於執行職務,或由於公有公共設施因設置或管理有欠缺所致而言。於人民因違法之行政處分而受損害之情形。國家賠償請求權之消滅時效,應以請求權人實際知悉損害及其損害係由於違法之行政處分所致時起算,非以知悉該行政處分經依行政爭訟程序確定其違法時為準。 故公務員行使公權力的行為,究竟是否為違法行為,如尚須經行政救濟爭訟程序才能確定者,則應自行政爭訟程序確定時起算。

(待續…)

國賠(二)

(作者:王珍玲老師 / 土地管理學系)

國家賠償法請求權時效之計算(二)

公法上請求權時效完成之效力與私法上請求權時效完成之效力不同,私法上請求權時效完成時,權利人之請求權並未消滅,僅義務人因而產生得拒絕履行義務之抗辯權;公法上請求權時效完成之效力,則因國家享有公權力,對人民居於優越地位之公法特性,公行政對人民之公法上請求權如因時效完成者,公權力本身即應消滅,且法院應無待當事人主張,即依職權調查有無消滅時效完成之事實。故關於公法上請求權之消滅時效,不宜類推適用民法第144條關於抗辯權之規定。

二、公法上請求權時效完成之效力

公法上請求權因時效完成者,權利人即因而喪失受領之權利,是採取權利消滅原則。此外,公法請求權雖得類推適用民法消滅時效中斷事由,惟僅性質相同者才得予以適用,例如:承認。故公法上請求權之時效,應自請求權可行使時起算。依行政程序法第131條規定:「公法上之請求權,除法律有特別規定外,因五年間不行使而消滅。公法上請求權,因時效完成而當然消滅。前項時效,因行政機關為實現該權利所作成之行政處分而中斷。」又公法關係中不僅行政機關對人民可享有請求權,人民亦可能對行政機關享有請求權。故基於平等原則及保障人民權益,行政程序法於102年5月22修正公布之行政程序法第131條規定:「公法上之請求權,於請求權人為行政機關時,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因五年間不行使而消滅;於請求權人為人民時,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因十年間不行使而消滅。公法上請求權,因時效完成而當然消滅。前項時效,因行政機關為實現該權利所作成之行政處分而中斷。」

(待續…)

國賠(一)

(作者:王珍玲老師 / 土地管理學系)

國家賠償法請求權時效之計算(一)

甲經營A餐廳2年,頗受好評,為打卡名店之一,一日因員工使用瓦斯爐不慎,發生大火,致顧客甲等人燒傷。嗣後經警方調查,發現A餐廳自營業至今,消防主管機關未曾依法定期為消防安全檢查,以致消防設備有缺失未能及時發現改正,問甲等人可否請求國家賠償,又如甲等於事發後10年始向該管縣市政府申請請求國家賠償,是否可行? 是本案甲等可否請求國家賠償,首應釐清者是消防主管機關未依法定期檢查,是否屬於國家賠償法第2條第2項後段所規定「怠於執行職務」?又本案火災係餐廳員工使用瓦斯爐火不慎,與主管機關未依法定期檢查、執行取締是否具有因果關係?又本案有無過失相抵之適用?

一、時效之意義及目的

時效制度乃係指一定事實狀態存在於一定期間之法律事實,因權利之不行使,而造成無權利狀態,繼續持續存在於一定期間,而發生權利消滅之效果。時效制度與人民之權利義務有重大關係,其目的係為維護法律安定性,尊重權利既存現狀,避免因時間經過發生舉證困難,致使法律關係處於不安定之狀態,以維護公益。因此時效制度上具有提醒權利人即時適當的行使權利,使權利人不敢怠於行使權利之教育意義及督促功能,故時效制度不僅於民法領域有存在之必要,公法範疇內亦然 。

(待續…)

我說開工,你說不! – 到底甚麼是開工?

(作者:王珍玲老師 / 土地管理學系)

所謂開工,是指工程開始之意。惟實務上有「契約開工」、「建管開工」、「儀式開工」及「實質開工」等說法。所謂「契約開工」是指契約上規定之開工定義及日期;「建管開工」則是指建設主管機關所認定之開工日期;「儀式開工」則是一般社會上常見之開工典禮及儀式,通常會依民間習俗選擇所謂適合開工之黃道吉日,惟在該日除了會做祭拜等開工等儀式外,未必會在當日實際動工;而所謂「實質開工」則是工程單位自己認定真正開始工程動工之時。

法令上所規範之「開工日」係規定於建築法第53條第1項及第2項前段:直轄市、縣 (市) 主管建築機關,於發給建造執照或雜項執照時,應依照建築期限基準之規定,核定其建築期限。建築期限,以開工之日起算;同法第54條第1項並規定起造人應於開工前,會同承造人及監造人將開工日期,連同姓名或名稱、住址、證書字號及承造人施工計畫書,申請該管主管建築機關備查。

上開規定原意,係規定起造人自領得建造執照或雜項執照之日起,應於規定限期內申報開工,並由開工日起算建築期限,期限屆滿之日起,失其效力。以督促起造人自開工日起,儘速完成建築工程,避免因建築期間之延宕而影響公共安全、公共交通、公共衛生及市容觀瞻等公共利益,以落實建築管理。故依前揭規定,建築期限之起算時點,依建築法第53條規定為「開工日」,而「開工日」之認定,依同法第54條第1項規定,則係以起造人申請該管主管建築機關備查之日為準,採形式認定,而非實質認定,以達主管機關管控建築期限手段公平性及一致性之目的,避免違反平等原則並產生人為認定之流弊。因而該法第54條第1項就開工日期等事項採申請備查制,至於實際開工行為達何種程度,均非所問。又建築法為中央法規,建築管理雖依地方制度法第19條規定為縣自治事項,惟仍不得逾越中央所訂之建築法,框架立法之範圍。何況前揭建築法第53條及第54條所規定之建照有效期限及其起算時點,係屬全國一致之事項,並無因地制宜之地方自治性質。又行政機關所頒發函釋之內容,僅具有拘束下級行政機關之效力,不得與法令規定相牴觸。是地方政府自行訂定建築管理自治條例或內政部函示內容,如與前述建築法第53條及第54條之規定未合,應屬無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