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飯碗大作戰──古代的考試秘笈

(作者:林俞佑老師/國語文教學中心)

學測作文、公職考試的作文,是兵家必爭之地。文章寫好一點,可以分發到好學校或好的單位,所以坊間必定有許多的作文、公文範本,任君挑選。

其實,這類的書籍不是現代才出現的產物,只要有考試,就一定會有考試秘笈。啥咪!古代就有這種累死人不償命的玩意。是的,最早的考試秘笈可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也就是一開始有考試制度,就有考試秘笈。你說,中國人是不是很懂得商業的供需理論。

話說,中國考試制度始於隋朝,完備於唐朝。看倌,猜到中國最早的考試秘笈應該出現在什麼朝代了吧!沒錯,就是唐朝。當時,國家的考試以試賦作為人才篩選的主要科目之一,要求讀書人一定要能懂得修辭學與聲律,這樣寫出來的文章優美又好讀。也因為寫好律賦有金榜題名的可能,當時的人無不爭相學習,故出版了許多考試用書,如《賦樞》、《賦格》、《賦門》等這類的書籍,讓人們一學就會,寫出一篇好文章,一舉成名天下知,光宗耀祖,當個七品芝麻官。

科舉,作為登堂之鑰,也賦予個人社會地位和家族獲得鄉紳的身分途徑。因此元代高明有感而發地寫下「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的句子,古時科場中激烈的競爭,不亞於中國的高考,臺灣的學測或許多的公職考試。大家為了搶飯碗,可是爭破頭,只為了拿到那張長期的飯票。

有趣的是,古代一放榜後,市井街道就立即販售當科狀元的文章。據宋代《湘山野錄》記載:

北宋年間,有一位名人過世,歐陽修幫他撰寫了墓誌銘,再由書法家蘇舜欽謄寫之後,刻在石碑。蘇舜欽寫完之後,沒想到歐陽修的原稿,立即被書商給買走。有天,歐陽修在開封定立院看到自己的文章,非常驚訝,轉頭問寺僧怎麼會有這篇文章。寺僧非常淡定說:我花五百文買到的。歐陽修非常生氣轉頭問隨行的友人說:「以我的名氣怎麼只有賣五百文。隨行友人也笑著回答:永叔敢情是忘記,當年中舉時,大家爭相模仿你的考試作品,市井叫賣,一篇文章也才賣兩文,你現在一篇賣五百文,算是非常多了。」一講完,歐陽修就噗嗤一聲笑出來了。

由此可見,考試過後的人氣商品,可是這些新科舉人(進士)的文章哩!

目前,逢甲大學圖書館收藏顧廷龍所編《清代硃卷集成》就是清朝康熙年間到光緒年間的考試作品,蒐錄各種不同考試級別的試卷。每份試卷前列附考生的履歷,紀錄考生的姓名、字號、行第、出生年月、籍貫、師承傳授等。緊接著,記載科考的科份、考試名次、主考官的姓名與官階,最後才是評語與試卷文題及內容。

GPS + HUD = 進步性不足?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GPS是全球定位系統(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的縮寫,常應用於車用或手機上的導航程式;HUD是抬頭顯示器(Head UpDisplay)的簡稱,常設置於飛機駕駛儀表板上方,將重要的飛行資訊投射在一片玻璃上,讓飛行員不需要低頭就可以知道飛行的重要資訊,近年來亦應用在汽車之上,提高駕駛的安全性。這兩項產品本是不同領域的電子設備,如果有人想到將GPS的資訊透過HUD投射出來,讓駕駛人可以同時注意路況並獲取導航資訊,這樣結合後的新產品,可不可以申請專利而獨霸武林獨占市場呢?

2005年間有一間公司申請新型專利,內容就是上述GPS結合HUD的多功能顯示裝置,後來在技術報告的評價結果中,主管機關智慧財產局認為該專利只是習知技術的簡單組合,有如將鉛筆與橡皮擦用塊鐵片固定起來一樣,判定為「進步性不足」而不能受到專利法的保護。

筆者在講述專利法第22條規定的三要件時,常舉本案為例說明;另外,如果申請人可以解釋該產品並非簡單的組合,譬如說HUD在白天時的亮度不足、無法清晰地顯示細緻的導航資訊,本公司以某某新開發技術克服困難云云,則該新技術仍可申請專利獲准;反之,若只是單純地將GPS資訊投射在HUD之上,就真的不具備「進步性」要件了。

筆者在蒐集相關資料的時候,發現機車安全帽也有類似的產品:2013Skully公司推出安裝HUD的安全帽,可顯示後鏡頭拍攝之路況、避免後車追撞,還有衛星導航、藍芽撥號等等方便的功能;只是這種安全帽所費不貲,一頂要價1,899元美金,新科技可真燒錢哪!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賣校服印校徽就被告?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服裝廠商在販售的校服產品上面印校徽,是依照學校制定的規格樣式而印刷或縫製的,也是業界行之有年的習慣;反過來說,如果校服沒印校徽就不是校服了,穿著進學校搞不好還會被糾察隊登記去罰站呢?
話說台中市南區有一間國小,在104年5月間向商標主管機關申請校徽圖形商標獲准,並於105年1月專屬授權給一位李姓廠商使用,該廠商隨後對其他三家販售同校制服的服裝行採取法律行動,以侵害商標權為由報警搜索扣押印有校徽商標的制服達數百件;截至本文撰寫時間為止,其中一家服裝行的案件還在地檢署偵查庭審理中。
校服印校徽既是行之有年的習慣,怎麼還會被人告呢?這問題不是出在學校:學校申請商標是合法正當的行為,確立保護校徽的意識與認同,值得鼓勵;問題也不是出在廠商:廠商拿到商標的專屬授權後,理所當然地行使其專用權利,看起來也很理直氣壯;至於接受報案的警察局派出所就更沒問題了,搜索扣押侵害商標權的仿冒品,然後移送地檢署給檢察官偵辦,符合「依法行政」原則;檢察官開偵查庭就更沒有問題了,一切都是按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來,誰敢說檢察官違法?…那麼,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呢?
癥結在商標法第36條第1項第1款規定的合理使用,有如市面上的中古車行在招牌上標示「Benz」、「BMW」、「Audi」、「Lexus」等車廠標誌一樣,只要這樣的標示行為是符合業界的習慣、該車廠標誌是販售中古車的廠牌說明,並且強化標示中古車行自己的品牌或店名,就可以不受他人商標權的拘束;只是這樣的認定權責是在檢察官或是法官的手裡,要等到地檢署或法院審理後才能還服裝行一個清白,被告這段期間只好多跑幾次法院囉。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循環經濟概念下的建築設計實踐

(作者:趙又嬋 老師 / 逢甲大學建築專業學院)

「好的設計就像大自然,沒有浪費!」

大自然裡,沒有需要丟棄的東西。一棵櫻桃樹開滿花朵,而花朵又紛紛落地時,所有的枯枝、落葉、落花都會回到土壤,再度成為養分,培育出新的花朵和果實。德國化學家麥克‧布朗嘉(Michael Braungart)與美國建築師威廉‧麥唐諾(William McDonough)提出了「搖籃到搖籃(Cradle to Cradle, C2C)」的設計概念,將產品納入生態循環及工業循環等兩個封閉迴圈,原本的廢棄物會成為新的資源,或進入另一個產品的循環。現今所談的「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延續此一概念,將廢棄物轉化為有用的資源,降低對原物料的依賴度,提升原物料及產品的經濟效益。循環經濟可以轉變線性經濟中追求降低成本的競爭模式,同時更耐久、更少的維修,也意味著更少的耗能與資材的使用。

知名的燈具公司「昕諾飛(Signify)」(舊名為飛利浦Philips)就是一個運用循環經濟設計的著名例子。以荷蘭Schiphol Airport的照明設計案為例,若以過去的線性經濟的思維,照明工程很可能就是提供一整套的照明設備、透過生產最便宜的燈具來獲得這個專案,但是在「循環經濟」設計思維下,昕諾飛選擇以「提供光」來取代「提供燈具」,在「燈光」供應期間,由昕諾飛負責維持照明的品質,透過彈性的模組化燈具設計,可以視需要調整燈具數量以及汰換燈具。在此期間,廠商可以把獲利投入研發,並適時更換研發後更優質高效率燈具,這種「以租代買」商業模式,客戶不僅能減少設備設置的費用,不需為維護更新煩惱,也不需為燈具效能下降而重新採購新的產品,創造企業、客戶以及環境三贏的局面。

圖 台中花博荷蘭館

圖 台中花博荷蘭館

目前在台中花博展出的「荷蘭館」也是個善用循環經濟設計概念的案例。除了也使用昕諾飛公司的「以租代買」、「流明計價」的燈光模式,室內的地板、拉門、家具使用的是來自台糖高雄駁二砂糖倉庫的屋頂桁架木料,二樓所使用的模組化強化輕鋼構,所有桿件均為模組化設計,便於在未來拆除時,能將所有輕鋼構件能轉為他處重複使用。此外,戶外由環保塑木製成的地板、樓梯踏面、陽台欄杆也是「以租代買」的模式,展期結束之後會將材料歸還;室內使用100%可回收再循環的地毯,地毯、木拉門等建材均有「建材護照」可供查詢;甚至在花博展期結束之後,整座荷蘭館會重新拆解運至台糖的月眉糖廠,以新的機能以及新的組構方式再次重生。

先前台糖計畫在台南沙崙建置「沙崙智慧綠能循環住宅」園區,將是台灣第一例嘗試將循環經濟落實在建築上,期能運用循環建築、租貸住宅、建築物預鑄及模組化工法等方式來實踐。雖然未來仍有許多挑戰,但循環經濟從來就不是一個新概念,我們需要的是更多的「創新」,設計概念的「創新」、材料運用的「創新」、系統整合的「創新」,這些都會為我們迎來嶄新的建築產業模式。

循環經濟與永續建築設計

(作者:趙又嬋 老師 / 逢甲大學建築專業學院)

工業革命以來,人們一直採用線性的生產消費模式:從自然環境開採原物料後,加工製造成商品,商品被購買使用後就直接丟棄。「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打破過去「取-造-用-棄」的思維與作法,從產品設計端就以生命週期(Life Cycle)思維出發,利用生態循環以及工業循環的模式,使整個系統產生極少的廢棄物,甚至達成零廢棄的終極目標。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 (EMF)將「循環經濟」定義為:透過再生與恢復的設計,使部件和材料在任何時候都能保有其最高效用與價值。循環的設計概念應包括6個面向:再生(Regenerate)、共享(Share)、優化(Optimize)、循環(Loop)、虛擬化(Virtualize)與交換(Exchange)。

循環經濟架構圖(https://www.ellenmacarthurfoundation.org/circular-economy/infographic)

循環經濟架構圖(https://www.ellenmacarthurfoundation.org/circular-economy/infographic)

建築產業向來就是高耗能的產業,也是高廢棄物的產業。傳統的建築線性經濟架構下,多餘的或不被需要的產品均視為廢棄物,長遠來看,這是低效率而且不永續的作法。更好的辦法在於利用最少的新材料和新能源,將舊產品重新利用製成新產品,然而,使用回收材還是會增加建築的碳足跡,例如,回收材料需要遠距離運輸,材料需要進行高耗能的加工時,都會增加碳足跡,因此,在考慮使用回收材料時,還必須充分考量評估其來源、製造、運輸以及廢棄處理的流程。回收是一個雙向思考的過程,我們不僅應該設計能被最大限度使用的回收材料,也應該積極的思考如何使建築物的整體或部分構件在未來能夠回收使用,減少能源的使用與浪費。

在建築設計中,有系統的從生命週期思考有其必性,與直接使用新材料相比,分析材料再利用(reuse)以及循環(recycling)的碳排影響更有益於「循環經濟」的思考。低碳循環經濟的基本原則在於儘可能的實現有益的循環利用。「循環」對於低碳排有兩個主要的好處:第一,減少浪費;第二,減少對新材料回收利用的需求。

呼應上述所提的循環經濟6個面向,建築的永續設計可以如何著手?從「再生(Regenerate)」的面向來看,就是建立綠色基礎架構,恢復生態系統。例如善用植栽進行固碳並將碳轉為氧氣,或是可再生資源的轉移,取代傳統方式來創造能源;在「共享(Share)」的層面,就是擴大資產與資源利用率,例如空間共享與資材共享;在「優化(Optimize)」的層面,就是透過優化設計,提升材料的使用年限,並整合接合系統,使材料在結束使用後能便於拆卸回到循環之中;在循環(Loop)的層面,就是材料循環再利用及再使用;在「虛擬化(Virtualize)」的層面,可以應用創新數位工具來整合管理所有建材使用周期與年限;在「交換(Exchange)」的層面,就是交換資源與技術,以新材料替代舊材料。對應臺灣綠建築EEWH評估系統中的「二氧化碳減量指標」、「廢棄物減量」、「室內環境指標」,均可應用循環經濟的概念。

如果我們想要在建築的生命週期中實現真正的零廢棄,那麼我們必須改變我們建造建築的方式,儘可能的重複使用現有的結構和材料,最好不要有拆除與運輸的碳足跡,建築可以被看作是材料和系統的組合,需要能夠彈性地被改變,我們不能再將建築看做是一個在固定時間點完成的房子,而是將建築視為一個不斷進化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