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閒的品味

(作者:楊文燦 老師/ 建設學院土地管理學系)

品味(tastes) 是一種人們對事物之美學與價值的主觀認知或自主評價,是非常個人化的。但品味不是獨一無二的,幾個品味相投的人湊在一起,就是一種風格(styles)。若這種風格具某種創新性、奢華性,跟得上時代潮流,那就是一種時尚(fashion)了。至於會不會在某一區域裡的大多數人所持續接受一段時間,那就是有沒有流行(prevalence)了。可見個人品味與風格是多樣性的,但可保存的可長可久;而時尚與流行比較獨特性,但有保存期限,一陣子後就被新的取代了。
從休閒觀之,似乎亦可由品味、風格、時尚和流行加以詮釋。人們的休閒選擇,雖有各種內、外在因素的影響,而有多樣化參與的可能,但若總是以某項休閒為優先,或是偏好時,則其休閒品味就可以確認了。例如: 某人會優先選擇野外露營、觀看自然生態影片、關心環境品質議題、購買綠色產品、重視節能減碳的生活,那麼此人的休閒參與必然是具大自然品味與綠色環保風格了! 至於是否形成時尚與流行,就是社會大眾的普遍認同與接受的問題了。以國人較傾向方便、舒適、安全與享受的休閒活動看來,似乎奢華是時尚,出國觀光是流行了!
對待個人休閒參與的態度,品味與風格的追求,似乎比時尚和流行來得重要與有意義。聖經上有一句話: 凡事都可行,但不見得都有益處。這觀點也呼應之前第二篇所提到,對休閒體驗與效益的追求,最好忠於個人的動機與需求,而不是與別人攀比或隨波逐流。認真休閒(serious leisure)理論,就是探討甚麼休閒活動是你(妳)生活中的第一優先,願意一生堅持,參與時全心全力投入,跟同好分享經驗而樂此不疲。年輕時,可能盡量嘗鮮,跟著時尚,追隨流行;年紀稍長,閱歷逐漸豐富成熟,是否突然驚覺自己忽略了甚麼最愛,應該是值得去重視與找回來的呢? 切勿等到銀髮之年而有所遺憾。
休閒品味,就是回到自在怡然(state of being)與心境泰然(state of mind)的初衷,秉持休閒就是學習如何自我反省、與人相處,以及和大自然相處等三項休閒哲學目標或休閒價值觀,建構自己的休閒品味與風格,追求一生都願意投入與享用的休閒活動,過一個有幸福感的休閒人生。

錢不是休閒參與的主要關鍵因素

(作者:楊文燦 老師/ 建設學院土地管理學系)

前面提到一個觀念是說工作追求財富是為了休閒,怕有一些誤導,好像有錢才能休閒,其實不然。有錢不一定追求奢華的休閒,也會追求簡單純樸的休閒方式,例如農村之旅。反之,沒錢不必然只能參與簡單純樸的休閒方式,也有人先貸款來趟豪華之旅,在分期付款慢慢償還。從這觀念看來,追求休閒體驗與效益的滿足,似乎比金錢的多寡還來得重要了。
休閒遊憩需求理論講到人們追求休閒參與有四個層次,(1)活動選擇;(2)場域選擇;(3)體驗獲得;及(4)衍生長遠效益。換言之,人們有休閒遊憩的動機後,第一,想到參與甚麼休閒活動;其次,到哪裡去;再來,獲得什麼當下體驗;最後是爾後對個人有何益處。休閒活動與場域多是由業者提供,而體驗與效益則是遊客或消費者參與後的產出結果。因此,休閒遊憩參與的關鍵,就在於遊客追求甚麼樣的體驗,期待獲得甚麼樣的效益。
遊客或消費者自己如何知道要得到甚麼體驗與效益呢? 首先是動機,就是個人內心的一種驅力,例如: 工作一段時間後,會有逃離該工作環境的念頭;孤單一陣子後,會渴望社交活動;駐留都會區久了,嚮往自然鄉野等,均是餐與休閒遊憩之驅力或動機。在過去旅遊經驗、個人偏好與限制(檢視自己能力)與期待等因素影響下,產生參與休閒遊憩活動與場域之需求,作為規劃或選擇一趟休閒遊憩之旅的參考。
有錢沒錢的人都需要休閒遊憩,只是方式不同,所以還是追求體驗與效益為主要思考,才能達到有意義之休閒遊憩的目的。這個觀念的建立,可以讓我們了解錢不是休閒參與的主要關鍵因素,也就是幫助我們在不同的財務狀況下,追求不同型態的休閒遊憩生活。換言之,不論是去五星級豪華渡假村,抑或去荒野露營,均可以怡然自得,而充分享受休閒人生了。

休閒是給生活品質加分

(作者:楊文燦 老師/ 建設學院土地管理學系)

農業時代,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呈現一種平民百姓工作與休息的例行性循環;休閒遊樂只有王宮貴族與讀書人才有機會參與。到了工業時代,資本家為了提高工人工作效率與生產量,刻意安排娛樂活動,將工作以外的時間部分切割出來,讓工人參與休閒娛樂。二戰之後,拜科技之進步,經濟發展迅速,休假成為生活必需之法律保障,因應各種休閒活動之需求,休閒產業於焉形成。
以前說:休息是為了走遠路,現在說:走遠路是為了休息。手段與目標的對調,其實代表的是人們的訴求歷程,從追求工作(財富),轉變為追求休閒、享樂。換言之,人們努力工作、追求財富是為了悠閒的生活品質。這不只是觀念的改變,更是生活核心價值的轉變;人們努力工作賺錢,不就是用來追求快樂的嗎?
休閒(leisure)是一種自在(state of being)的境界(state of mind),從生活經驗中而言,是在非工作時間裡,自願從事某項活動,獲得愉悅的體驗與長遠的效益者稱之。舉凡打坐、閱讀、視聽、運動、戶外活動、觀光、度假、…等等,不一而足。我們是否會因參與休閒活動,而覺得增進生活的意義與價值, 進而充滿幸福感呢? 或是,相反的,覺得是一種浪費時間與金錢的墮落行為,甚至感到罪惡感呢? 為何會有如此天壤之別的看法,關鍵就在於觀念了。
工作謀生,是現代人普遍認同的價值,樂在工作是一種激勵,然而人非機器,如何樂在不工作呢? 這反而是現代人必須學習與思考的。哈佛大學教授幸福課的老師塔爾‧賓-夏哈爾(Tal Ben-Shahar)定義幸福是快樂加意義。 換言之,人們透過休閒遊憩的參與,所得到快樂的體驗,要進一步思考其意義,否則只是消費行為而已。例如: 我們聽一首歌,覺得好聽、很快樂地享受其中,這只是消費別人的創作,如何變得有意義,就是深思這首歌給你(妳)對人生的態度有何啟發? 進而影響到日常的行事為人、進退應對更得體。因此,休閒遊憩更具哲學面的思考,英文休閒(leisure)這字根來自具學習(learning)含意的希臘文,而遊憩(recreation)是來自再創造(re-create)的組合字。當我們參與任何休閒遊憩活動時,除了追求快樂之外,學習與再創造就是其意義了。

美中貿易大戰之301條款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因未受戰火波及而崛起成為世界強國,加上自然資源豐富與各國人才的努力,遂成為主導全球經濟發展的領頭羊;中國大陸自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經濟快速成長而與美國、歐盟成為鼎立之勢,然歐盟因英國脫歐事件略顯分崩離析危機,中國遂與美國分庭抗禮,川普總統上台後採取了提高關稅、查處中興通訊(ZTE)、貿易制裁等措施,與中國形成了白熱化的衝突。
川普總統於今(2018)年3月22日正式簽署了一份總統備忘錄,準備動用「301條款」對付中國大陸,原因是美中貿易逆差龐大、中國企業屢屢竊取美商企業營業秘密等智慧財產權問題;其實,美國在1989年至2009年長達20餘年的期間內,也曾將台灣先後列入301條款的「優先觀察名單」與「一般觀察名單」之中,多次在台美貿易談判時要求我方開放市場、提供美商更多的貿易優惠措施,背後倚賴的就是這項如同「終極武器」般的301條款。
301條款的來源是美國《1974年美國貿易法》第182節第301條款的規定,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根據此條款檢視每一個貿易往來的國家,是否對於美國輸出的智慧財產權商品提供妥適的保護;該貿易代表辦公室會發行年報,提供美國政府部門參考是否對為保護美國智慧財產權的國家進行貿易制裁;中國大陸今年已經連續第14年被美國列入301優先觀察名單,美國民眾因為失業率居高不下亦怨懟中國大陸,川普總統乘民氣可用之際,以「保護智慧財產權」的旗號展開貿易制裁,不論是真正的理由或僅是表面的藉口,都凸顯了智慧財產權的地位與重要性,值得吾人關注。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ESG 是甚麼呢? GRI G4.0又是甚麼呢?

剛開始推行企業社會責任時,企業覺得只要做好「企業公民」這個角色可以,例如公益慈善活動(捐款、賑災、扶弱濟貧等)、地球公民環保活動(種樹、淨灘等),只要企業形象或聲譽能加分就可簡單地被稱為有企業社會責任。但隨著公民意識與公民正義逐漸崛起,環保意識增長與資訊即時透明,企業的利害關係人漸覺得若企業主的社會責任,只是透過這些公益活動進行贖罪券購買或做功德補償,好比是公益活動等領獎時候講得頭頭是道,然而其商業決策都沒變,依然是企業的獲利能極大化就好,所以排出的汙水、二氧化碳等污染一樣沒少,ESG 原則因此出現了。

ESG 原則就是針對企業的環境(Environmental)、社會(Social)和治理 (Governance)三面向進行評估,強調公司決策機制必須考量這三方面因素。例如公司針對建立新廠進行資本預算與投資決策評估時,有沒有考慮到投資案採行時會對環境與社會造成影響;公司是否有公司治理機制,如董事會機制來提供監督與諮詢功能,也確保環境與社會影響在決策中有進行考量。全球永續報告協會(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s, GRI)於荷蘭阿姆斯特丹舉辦全球性會議(2013年5月22-24日),發布最新的「永續報告書撰寫指引第四版」,簡稱GRI G4.0,新版的永續報告指引將更重視實質性。也提供不同語言的GRI G4.0指引的翻譯本(包含法語、西班牙語、葡萄牙語、德語、中文、阿拉伯語、日語、韓語、俄語和印尼語)。修訂後的GRI G4.0報告指引將有助於企業揭露永續相關資訊[1]

聯合國也積極推動責任投資和社會責任的投資理念,因為企業從事的營運活動若破壞了環境與社會,最終受害的還是在這地球生活的我們! 機構投資人在選擇投資標的時,應該導入 ESG 原則,也就是投資時既要考慮投資回報、又要考慮環境與社會面向,投資標的可以非常多元,但標的企業營運策略是否有考量環境、社會等因素應是優先考量的重點。

金融機構是最大宗的機構投資者,所以責任投資與社會投資先以金融機構開始落實。西元2002年國際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 IFC)於倫敦召開會議,討論環境與社會因素對專案融資(project finance)的影響,參與會議之銀行團決定草擬一份架構,強調銀行在進行專案融資時所需考量的環境與社會議題,此一架構即是「赤道原則」(Equator Principles)的前身。西元2003年由國際知名的花旗銀行等十家以 IFC與世界銀行以社會與環境為藍圖,共同發起自願性專案融資準則,即為「赤道原則」。

[1] 有興趣同學可以進一步閱讀下列文章:

“CSR報告書的企業專責人員,你知道GRI G4.0發布了嗎?”

http://www.bureauveritas.com.tw/home/news/did-you-know-that/news-certification-taiwan-+gri+-+20130529?presentationtemplate=bv_master_v2/news_full_story_presentation_did_you_know_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