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興亞人

Myanmar Rohingya refugees in Malaysia hold placards during a protest near the Myanmar embassy in Kuala Lumpur, Malaysia, on Wednesday, March 11, 2015. Myanmar's President Thein Sein and his wife are expected to visit Malaysia from March 12 to 13. (AP Photo/Vincent Thian)

Myanmar Rohingya refugees in Malaysia hold placards during a protest near the Myanmar embassy in Kuala Lumpur, Malaysia, on Wednesday, March 11, 2015. Myanmar’s President Thein Sein and his wife are expected to visit Malaysia from March 12 to 13. (AP Photo/Vincent Thian)

天主教宗方濟在2017年12月出訪緬甸與孟加拉時,首度打破沉漠,提及羅興亞(Rohingya)這個敏感的詞彙,他請求羅興亞人原諒世界對他們的泠漠。

8月份一場接近種族清洗攻擊,讓羅興亞人的悲歌躍上國際版面,這使得過去被歐美人士視為緬甸曼德拉的翁山蘇姬,引起國際一片撻伐,並要求褫奪其諾貝爾和平獎。

474x398

 

 

 

 

 

 

 

 

 

 

至今約有60萬羅興亞人從緬甸逃往孟加拉,但等待羅興亞人的並不是一條康莊大道,本身條件並不優渥的孟加拉政府起初打算將這批難民送往巴山查爾島,一個居住條件嚴苛的孤島,可以有短暫的安全,但不是可以永遠居住的家。

近期兩邊個政府簽訂了合作備忘錄,羅興亞人可以重返緬甸,但回家不是條安全的路,有可能面臨另一場攻擊,已經無家的他們,又將要在被安置在哪?

大部分緬甸人稱羅興亞人為Gala,這個詞泛指所有的穆斯林,包含印度教徒,具有貶義的用語。

羅興亞人主要居於近孟加拉邊界的孟都和布帝洞鎮,信奉伊斯蘭教,有自己的文化及語言,英國殖民時期,鼓勵孟加拉的穆斯林移民,使得一百多萬的羅興亞人遷移至緬甸,他們曾經屠殺及掠奪緬甸人、這樣記憶烙印在緬甸人心中,即便世代更替也無法和解,根據緬甸的公民法,羅興亞人被歸類為孟加拉人,屬於非法移民,沒有公民的身份,羅興亞人無法自由遷徒,也常被任意徵稅,強徵土地,他們被形容為世界上最不受歡迎的人們。

人權觀察呼籲緬甸政府應修正1982年頒佈的公民權法案(Citizenship Act),刪除當中種族歧視的條文,讓羅興亞族的兒童能取得國籍,以免他們淪為無國籍者。

【資料來源:關鍵評論

延伸閱讀:

 

 

讓你從此遠離安眠藥-神經回饋訓練

(作者: 郭至恩 老師 / 逢甲大學 自動控制工程學系)

失眠被認為是在一整天過程中處於過度覺醒的異常狀態。失眠會造成日間生活功能失調、影響認知功能活動與判斷、夜間的困擾以及增加意外發生的危險性。根據2015年臺灣睡眠醫學會的國人睡眠調查報告發現,台灣慢性失眠盛行率為20.2%,亦即台灣民眾每5個人就有1人有睡眠障礙問題。慢性失眠包含了入睡或續睡困難、睡眠品質不佳及早醒等失眠症狀,而隨著年齡越高,失眠比例也越高。此外,中、高年女性的失眠比例(29.8%)也明顯高於男性族群(24.0%)。深入分析數據後發現,失眠者僅有23.5%使用助眠藥物的經驗,超過6成(64.5%)對藥物有負面看法,67.3%失眠者希望可用非藥物治療、85.8%擔心藥物成癮、83%擔心藥物對肝腎造成負擔、67.9%人認為用藥會使認知功能失調、57.5%認為隔天會感到昏沉。

除了藥物治療方式之外,有許多方法被用來改善睡眠,例如光線治療、針灸、認知行為法、生物回饋以及神經回饋等。神經回饋是一種利用腦電波回饋來調整、訓練、進而強化大腦功能的方法,它已經是一種廣泛被使用在臨床上治療神經與精神疾病的方式。自從人類在腦波觀察到alpha波之後,這種枕葉相關的alpha波會因為眼睛張開、視覺刺激與注意力增加而能量減少,這些結果支持alpha波功能可能與休息有關的假說。基於這樣的假說,我們之前設計了一套alpha波神經回饋訓練的實驗來證實失眠患者經過訓練後,睡眠品質是否能改善。

整個實驗流程簡述如下,我們徵求到失眠患者後會在實驗室先收錄受測者一整晚的多通道生理訊號,來紀錄未經過神經回饋訓練的一些客觀睡眠參數。之後會進行每週3次,每次約40分鐘左右的神經回饋訓練,整個訓練共4個星期(即共12次的訓練)。訓練完後再請受測者再次來實驗室收錄一整晚的多通道生理訊號,以評估客觀睡眠參數是否有改進。

實驗結果證實,約85%的受測者可經由神經回饋訓練成功的學到如何強化alpha波且這些受測者的客觀睡眠參數,如入睡延遲時間、睡眠效率、慢波睡眠期的百分比、入睡後的總清醒時間等皆有明顯的改善。這樣的結果支持神經回饋可有效改善失眠效果、用來改善安眠藥的濫用以減少社會風險與醫療負擔。目前此技術正在改良中以方便未來使用者可在居家環境自行進行神經回饋訓練。我們也準備把該技術導入臨床驗證的階段。希望未來此技術成熟後可真正以非藥物治療的方式來改善失眠患者的睡眠品質,減少失眠疾病給患者與社會所帶來的困擾。

致敬?仿襲?同款不同命的包包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民國99年11月間,藝人大S婚禮送給賓客的伴手禮「嬌蕉包
」,因為將售價二十幾萬元起跳的柏金包圖樣,轉印到只賣一千多
塊錢的帆布提袋上,引起話題並在購物網站上大賣;後來被法國愛
馬仕公司提告,報載嬌蕉包公司的公關人員說:「嬌蕉包不是拷貝
,是以幽默的方式詮釋精典」。
藝術創作者常以安迪沃荷普普藝術為例,主張改作是合理的創
作行為而沒有違法;然而,在「嬌蕉包」的案例中,並沒有看到進
一步創作的部分,只看到帆布包上印著柏金包的橘色外觀圖樣、還
有近似的馬車商標;所以法官痛批嬌蕉包公司「搭便車」、「利用
愛馬仕來拉抬自身產品」,最後在2012年12月間嬌蕉包公司改口道
歉、銷毀存貨、賠償並與愛馬仕公司達成和解。
反觀美國南加州Santa Monica市設計師Tara Martin製作的「My
Other Bag」帆布提袋,雖然也是轉印了香奈兒、LV及柏金包的圖案
而被告,但是承審的Furman法官認為這比較像是恭維或讚美,大家
應該要一笑置之而不是告來告去,所以在2016年1月間判LV敗訴。
還有一種情形也頗讓名牌包公司頭疼,就是華人社會裡舉辦告
別式時,禮儀公司為了表現子女兒孫們的孝心,精心準備燒給亡者
使用的紙紮名牌包(包裡面還附贈國內外各大銀行的信用卡、各國紙
鈔及最新款iPhone手機);報載Gucci公司曾發函警告部分香港的禮儀
用品店,希望避免消費者誤會Gucci公司同時販售殯葬用品,以維持
品牌形象;可見品牌公司維護商標的努力與用心,連開「地下分店
」也不行哪!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
22513761~3)

睡眠中心理小劇場-夢

(作者: 郭至恩 老師 / 逢甲大學 自動控制工程學系)

人的整晚睡眠階段大致可分成快速眼動期(REM)跟非快速眼動期(REM),一般常見的說法是人會在快速眼動期裡作夢。這其實不是很正確的說法,精確的說,快速眼動期是我們能夢到最生動夢境的時期,但人類在REM和NREM睡眠中都能做夢。在NREM睡眠中,夢一般來說比較抽象,我們比較沒有印象,而REM睡眠期間的夢比較生動也有較豐富的情感。

一些科學家認為,REM睡眠讓大腦有一個安全的地方可以練習處理我們可能不是天天會遇到的狀況或情緒。舉例來說,在統計上夢境中的劇情大部分都會出現關於你在逃脫、冒險、或是被追逐等情節。科學家把這種現象解釋成大腦的一種保護機制,他讓我們可以對於在現實中未經歷過但當真正面臨到的危險緊急情境時可以有經驗的處理。

另一種比較常見的夢境就是做夢者在白天所經歷了一些印象比較深刻的事,往往當天夢中的劇情便會跟白天的這些經歷有所相關。這可以解釋成大腦在回想白天所處理過的一些畫面與訊息,並經由做夢來加深事件本身的印象。我們之前曾做過一個睡眠與學習相關的實驗。實驗內容大致上是把受測者分成兩組,分別請兩組受測者在白天背誦英文單字跟字詞配對等需大量記憶力需求的學習。其中一組在學習時,我們會在耳邊固定撥放一個低頻的提示音,另一組則不撥放。接者當兩組受測者在晚上睡眠進入REM時,我們會在受測者耳邊撥放白天學習時所給的提示音,藉此勾起白天學習時的情境。最後等受測者睡醒時,我們再請受測者進行背誦英文單字跟字詞配對的測驗。結果顯示,學習有聽提示音的受測群組平均成績確實高於沒有聽提示音的群組。

當然也有一小部分的夢,是沒有明顯意義的,這些夢境只是正好反映了當時的身體知覺,而沒有潛意識訊息的傳達。例如,睡覺時很想尿尿時,往往夢裡也會有找不到廁所很著急的劇情;或者像是睡覺時左手被身體壓住而麻掉,因而做了左手被大石頭砸中,動彈不得的夢。順帶一提,在REM時期,由於常有生動的夢,身體為了保護機制,通常全身肌肉此時是放鬆的狀態,以免你拳打腳踢,傷害到自己。故若有人跟你反應你作夢時身體都很激動,會四處揮舞,那你可能患有快速動眼睡眠行為障礙(RBD)。需盡快就醫以保護你在睡眠中無意識的狀態下受傷。

睡眠中的大腦都在忙啥?

(作者: 郭至恩 老師 / 逢甲大學 自動控制工程學系)

人在進入睡眠時,大腦依然會不斷的工作,如果不留給它們充足的睡眠時間,就會產生一系列的問題。人在睡覺時,身體和大腦會給細胞再充電、清理廢物、加深記憶力。所有這些過程都對保護人的整體健康至關重要。下面就來說說人在睡眠中時,大腦究竟處於怎樣的狀態,大腦到底都在忙些啥?

人在睡眠期間,你可能以為大腦在睡覺時也跟著休息了,實際上並非如此,大腦其實約有百分之八十到八五的時間還在繼續處理白天的事件。例如把白天工作或學習時所得到的訊息做整理,重要或是印象深刻的事情或技能會從暫存區被移至長期記憶區。相對的,大腦認為不重要的記憶就會把它從暫存區清除。相關研究指出睡眠第二期中的紡錘波與快速眼動期(REM)分別與陳述性記憶(declarative memory)與程序性記憶(procedural memory)相關。一般我們透過重複練習,不斷複誦,進而理解的事物即屬於陳述性記憶,例如,背英文單字,理解數學公式等。而程序性記憶則是指透過一定程序操作從而獲致結果的記憶技能,如騎腳踏車、彈鋼琴等。根據我們先前的實驗結果顯示,即使是約二十分鐘的短期睡眠,也能有效的提升學習技能的速度與正確率。所以建議讀者盡量把握可以小睡片刻的時間,讓工作與學習效率提高。

其他百分之十五到二十的睡覺時間裡,大腦處於深度睡眠期中,大腦會從負責思考記憶、語言的感官模式脫離,並進入修復模式,此時大腦才有辦法好好的清除清醒時腦細胞代謝產出的廢物。在一些殘忍的睡眠剝奪實驗裡(是的,請容許我稱這些實驗殘忍),只要受測者進入到某個特定睡眠階段就被強迫喚醒,藉此研究人類在缺少哪些睡眠階段時對哪些功能有重大影響。研究結果指出,如果長期缺乏睡眠,長期下來這些廢物的累積就可能會影響腦部的正常功能,例如阿茲海默症。所以請不要相信什麼早睡早起比晚睡晚起還來的健康的說法,重點是你的大腦與身體到底覺得有沒有睡夠。

順帶一提,有人說老人的整晚睡眠時間相較於年輕或中年人來的少,是否是影響老人健康的原因。其實老人的總睡眠時間並沒有比年輕人來的少。只是他們大部份會有其他零碎的時間可以睡眠,所以相對的整晚睡眠時間就不需要那麼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