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選財稅系或唸稅法/財政學嗎?

(作者:吳朝欽 老師 / 逢甲大學財稅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到了選校系、選課季節,總有許多人想問:財稅系在學什麼?這個問題真的是大哉問,相信每一個唸過財稅系的學長姐都有不同的想法,甚至一個人就有兩種看法也說不定。雖然你可能只是高中生或沒怎麼接觸過稅法的朋友,但當你打開電視或報紙在報導一些租稅新聞,聽到像是「劫富濟貧?傳白宮首席策士主張對富人加稅」,很耳熟但好像又不是很懂他們的作用是什麼,就讀財稅系可以了解所得稅、消費稅與財產稅的租稅概念,進而能夠分析租稅的相關問題。

財稅與其它財經相關科系基礎訓練大致相同,最大不同就在前者為「公」求財,後者為「私」求財,除此之外,其它系所是教導如何花錢來賺錢,而財稅系是教導如何用省錢來賺錢。然而讀稅法並非這種遙不可及的學問,當你在考慮《買房子要繳什麼稅?》、《買保險可以節稅嗎?》的時候,其實你已經是在做成為優秀財稅專家的訓練。而當你看電視、電影時,裡面的劇情也隱含著財稅概念,像是日劇《討稅女王》、《黃金豬女王》,原來可以用這麼輕鬆的方式學財稅概念。

當然在大學,就算選擇主修財稅,還是有很多其他科系的學問值得去學,並且都可以與財稅做結合,首先是財務金融系,他們研究的雖然是資產訂價、證券投資與公司理財,但是理財與投資項目都與租稅有關,聽一些金融業者講,未來能將金融、保險與租稅結合的人將是未來金融業所需的人才。其次是經濟系,租稅的理論分析經常藉由經濟學的思維開展出來,比如財政學這門科目,其探討的內容涵蓋近來我們常討論的經濟政策,像是《前瞻計畫》、《長照與年金的隱憂》、《一例一休的效益》,這些政策該如何定?政策不確定的成本是多少?政府對富人課稅有沒有效果?是否要放 Uber 進來嗎?等等也都是財稅與經濟學結合的議題。其三是會計系,財稅系要修初級會計學、中級會計學、成本會計與管理會計,與會計系最大的差別是會計系的高級會計學是必修,而財稅系可能列為選修,可說會計與財稅密不可分。其四是資訊系,財政部將導入AI(人工智慧)查稅並降低民眾納稅依從成本,資訊與財稅的結合將會是未來的趨勢。最後則為法律系,財稅和法律制度密不可分,這可從高等行政法院聘用「稅務事務官」看出端倪,法院經常需要處理納稅人的稅務問題,因為這牽涉到徵納雙方對稅務不同的看法,這些問題你在就讀財稅系都可以找到答案。

在就業出路上,財稅系訓練的商學知識與其它財經系所差不多,但租稅知識的培養一枝獨秀,就業選擇也相對廣闊,除參加國家考試進入公部門,同樣可以至私人企業,當你具有公部門經驗和稅法專業時,更能吸引企業財務、會計事務所青睞。

在此,讓我想到Gary Becker的一段話 (1992 年諾貝爾獎得主,於芝加哥大學經濟系對學生的訓勉): “In here, we eat and sleep in economics”,如果應用到財稅系,我們可以改成: “In here, we eat and sleep in taxes”。可見,財稅的知識對我們是如此的重要。

以上舉了許多例子,說明租稅探討的議題可能比你想像中來得更多,值得我們好好探索。如果你還是高中生,可以看一下《別讓權利稅著了:簡單讀懂納稅者權利保護法》這本書,考上好大學,考慮選擇財稅系。而如果你已經是大學生,或許有人會質疑大學生沒國際觀,多修讀租稅課程書籍並且與國內外稅務時事結合,那你已經是踏出選手村前夕的財稅專家。

至於未來要不要念財稅研究所?再一次運用財政學的知識,想一下《唸碩士的成本效益?》。希望各位學完財政學之後,在看待事情和思考上都能有新的啟發,享受從財政學的角度出發思辨問題的樂趣!

宜蘭普悠瑪號火車出軌事故

獨白

普悠瑪號火車 出軌」2018年10月21日星期日下午4點50分,由樹林車站開往台東車站的6432次普悠瑪號列車,在進入曲線半徑306公尺的新馬車站大彎道時,因超速出軌翻覆,最後造成18人死亡,215人輕重傷的事故。

這次事故列車是日本車輛製造的傾斜式電聯車「TEMU2000型」的特快列車,以卑南族語稱大首領的「普悠瑪」命名,由台鐵於2012年引進,和太魯閣號一同成為台灣鐵路升級的兩款新式電車,列車以8節車廂一組,採過彎傾斜技術節省行駛時間。

【圖片來源:http://www.n-sharyo.co.jp】

【圖片來源:http://www.n-sharyo.co.jp】

負責製造普悠瑪列車的「日本車輛製造公司」坦承,列車設計有疏失,普悠瑪號車的線路連接設計與台鐵的設計圖有所不同。日本車輛製造表示,確認過當初製造車輛的設計圖後發現,並沒有繪製必要的配線,因此切斷ATP後不會自動將訊息回傳給行控中心。

然而事故發生之後,台鐵高層針對災難並不思考長年下來結構性問題造成事故頻傳,反而將責任加諸在基層員工身上,近十多年來, 台鐵人力從2.4萬人縮減至1.3萬人,人力精簡卻仍要負龐大的運量,不僅駕駛員超時工作嚴重,最重要的基礎鐵路、列車養護人員也嚴重不足,被退休金壓得喘不過去的台鐵,又因為政策要求,長達22年無法調整票價,在負債高達1,200億元的營運現況下,汰舊換新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政府在編列四、五千億預算投入華而不實的前瞻軌道計畫時,是不是應該集中資源來挹注台鐵,改善百年台鐵的沉痾,給人民一條安全回家的鐵道。

【資料來源:經濟日報】

延伸閱讀:

五學年完成學、碩士學位的成本效益分析

(作者:吳朝欽 老師 / 逢甲大學財稅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為了讓學生提早完成碩士學位,許多大學紛紛制定五學年完成學、碩士學位的辦法,為順應此一潮流,逢甲大學也在「逢甲大學學生修讀五學年學、碩士學位施行準則」制定學生的權利與義務,一般學生對這個準則的規定並不清楚,大部分的訊息也是由師長或助教那裏得知,只知道有這個準則,但不知道細節為何以及對自己的成本效益為何?

這個準則規定大學部學生得於三年級下學期註冊前向相關系所、學位學程碩士班提出申請,錄取之學生兼具學士學位候選人及碩士班預備研究生(以下簡稱預研生)資格。在此要特別注意的是,預研生資格並不等同於碩士班研究生資格,還需要報名本校碩士班甄試入學或一般生招生考試,經錄取後才能由預研生資格轉為碩士班研究生資格,這一點同學們要切記以免喪失自己的權利,而且預研生報名本校碩士班甄試入學或一般生招生考試並不需任何費用。此外,這個準則並沒有成績的限制,但對於成績較佳的同學有補助,依據「逢甲大學研究生助學金設置要點」第四條規定,凡修讀本校五學年學、碩士學位之預研生,參加當年度本校碩士班甄試入學錄取、且前六學期學業成績總平均名次為該系、學位學程前百分之十二以內者,給予第一學年全額學雜費助學金;其前六學期學業成績總平均名次為該系、學位學程前百分之十二至二十以內者,給予第一學年半額學雜費助學金。審核結果於每年碩士班甄試生備取截止日後一個月內公告。

個人覺得這項措施可以增加學生的選擇性與學生的終身所得,其理由為:學生在大四的時候,修課的學分僅須滿足學校每學期最低九學分的限制,有些學生為了滿足這項規定有可能去修一些自己沒興趣的課程,五年一貫的學制正好可以提供她/他一個提早適應研究生的管道,而且在研究所修的九學分也可以抵免大學部最低九學分的限制,可謂一舉兩得。此外,若研究所畢業,其薪資的起薪比大學部高三到五千元,就終身所得而言,研究所薪資一定會比大學部高,這個數據已經被國內外許多資料庫或調查證實,就台灣而言,從行政院主計總處家庭收支調查的資料可知,高教育家庭的可支配所得高於低教育家庭的可支配所得,這當中的道理不難得知,因為教育是一項人力資本的投資,而這項投資會影響薪資,當人力資本投資越多,薪資會越高。我自己也有教學生利用Excel把讀研究所與大學部終身所得的差異是算出來,有興趣的學生也可以向我請教。在此讓我想到名作家龍應台對她兒子講過的一段話:「我要求你讀書用功,不是因為我要你跟別人比成就,而是因為,我希望你將來擁有更多選擇的權利,選擇有意義、有時間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謀生」。

最後,我衷心期盼我們逢甲的學生也有這樣的認知。

教授研發的專利屬於教授嗎?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前任教育部長吳茂昆於今(107)年7月3日被監察院彈劾,理由是吳前部長在擔任東華大學校長期間,拿學校的專利到美國開了一間生技公司,還到大陸申請專利。彈劾是否成立的結果尚未可知,但是學校教授研發的專利歸屬問題卻層出不窮;有些教授會找親朋好友當人頭,待賣出專利權後坐收技轉金,甚至透過民間的協會申請補助拿研究費,學校根本不知情。
其實,專利法對於研發成果的歸屬有明確的規定,受雇於學校的教授們不能單純地認為研發的成果當然屬於自己,如同汽車工廠員工製造出來的汽車不屬於員工一樣;我們可以看到專利法第七條第一項規定:「受雇人於職務上所完成之發明、新型或設計,其專利申請權及專利權屬於雇用人,雇用人應支付受雇人適當之報酬。但契約另有約定者,從其約定。」如果教授與學校曾簽約規定專利歸誰所有,那就依照契約的約定;如果教授與學校沒有簽約,研發的成果依照前述規定就歸學校所有,教授只能向學校要求適當的獎金或是分配相當比例的授權金。
筆者在96年時看過一件專利舉發案件,長庚大學醫學暨工程學院的一位蔡姓副教授曾經申請獲准幹細胞的相關專利,校方認為依據前段所述的專利法第七條第一項規定,部分的專利權應該歸屬於學校;蔡教授卻說受聘學校期間係從事教職而非做研發工作,研發成果並非「受雇人於職務上所完成之發明」而仍應歸屬於教授所有;負責審理的智慧財產局依據現行大學法第17條第1項規定:「大學教師分教授、副教授、助理教授、講師,從事授課、研究及輔導。」認為「研究」是職務上的行為,處分舉發成立而讓學校共有此項專利才落幕。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做個會休閒的人

(作者:楊文燦 老師/ 建設學院土地管理學系)

即便高科技的發展與應用,給人們工作與生活帶來前所未有的舒適、方便、快速與安全,但現代人依然忙碌,休閒不是大吃大喝般的奢華,就是沒啥意義的膚淺,休閒參與後,對身、心、靈到底有啥益處? 是休閒不重要嗎? 當然不是,而是人們怎麼對待休閒的觀念和選擇。
我們常常稱某方面很厲害的人為達人,那麼休閒達人是誰呢? 網路上或媒體對休閒的報導,較多著重在觀光旅遊過程中的內容,包括: 交通、膳宿、景點、活動等等消費面的資訊,提供消費者安排選擇之參考。因此,旅遊體驗上總是圍繞在感官的滿足,而較忽略心理與靈性的描述。無論周休二日、節慶連假或特休等時間裡,所做的觀光旅遊安排,除了花錢之外,有時也是精疲力竭啊! 這不是本文所稱之休閒達人,或者做個會休閒的人所要論述的。
做個會休閒的人,從時間的角度看,是如何忙裡偷閒? 在工作當中利用一點空檔去做些自己喜歡的事,慰勞自己一下,也許可以恢復精神,或可以激發靈感,讓下階段的工作能更順暢。像是喝杯咖啡,聽一首好歌;或是跟心儀的朋友哈拉幾句,表達一點關懷;甚至走到窗邊看看戶外景色等等,重點是讓自己愉悅、平衡一下心情。這種片刻的心理期待與情境轉換,是日常生活中的經驗累積,從而萃取出一點幸福感。這不必奢華或複雜,卻是體驗珍惜。
做個會休閒的人,從心境的角度看,是如何苦中作樂? 這雖然也是讓自己轉換心情,但比忙裡偷閒難一些。台積電張忠謀董事長曾說: 常想一二,就是放掉那人生十之八九的不如意。在工作上所面對的各種壓力與難處,就是不同層面的辛苦,是否想過可以透過工作場域的環境營造,或同事間的互動來平衡一下工作的情緒呢? 例如: 擺放一些個人喜歡的圖畫或偶像照、裝飾物、盆栽等,增進賞心悅目的情緒;同事間講一些正面鼓勵的話、幽默的言詞表達,甚至優雅的笑話,提升彼此間的愉悅情緒。在不同工作場域,作適度的苦中作樂營造與呈現,是值得在生活中或職場上去實踐的。
總結這四篇短文,筆者比較不是用消費的角度去看待休閒,而是比較自主體驗與心境轉換的角度去論述。休閒參與不是只有吃喝玩樂的消費而已,隨著休閒遊憩場域與活動的多樣化,人們可以選擇的機會大增。特別是將休閒融入日常生活中,也許比連假時刻意安排的觀光度假行程,對生活品質的增進來得實際與深遠一些。休閒是學習,也能展現個人品味與風格,期待大家好好去實踐與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