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所歸為鬼

(作者:余風 老師 / 逢甲大學 中國文學系)

炎炎夏日,蟬聲繚繞,放暑假的大學生們正為二個月的長假安排快樂的旅遊規劃,或上山,或下海,或出國,或環島,青春無敵。但是偏偏傳說中的鬼月,幾乎卡死了大半個暑假,信者恆信,有人堅持鬼月禁止出遊,乖乖在家最安全(?)。明明是歡樂的暑假,卻和鬼月撞期,難道鬼鬼們也要放暑假?

究竟什麼是鬼?從文字上來說,現代人看到單一個「鬼」字就會怕怕的,自然而然聯想到半夜飄來飄去的半透明物體,呃不是物質,呃不是能量,呃應該是異次元空間的暗黑反物質……,總之就是大家心中都明白的那玩意兒。但是若把「鬼」字組成詞彙,像是「鬼才」、「小器鬼」、「鬼靈精怪」、「神鬼傳奇」、「神出鬼沒」,詞裡有鬼有怪,卻一點都不可怕,有些還充滿了正面能量,例如擁有「魔鬼身材」的辣妹,臉書動不動就突破200萬個讚,比起沒有「鬼」的玩出趣而言,按讚數只是人家的零頭。所以,今天本文有請漢字第一把陰間交椅「鬼」字來到現場替咱的圖書館加持一下。 繼續閱讀

躲在公車站牌裡的老地名

(作者:余風 老師 / 逢甲大學 中國文學系)

地名,牽動的人類生活的社會和形態,也記載了過去的歷史脈絡。大地名或許淵遠流長,歷久不衰,成為千百年以來的共同記憶;小地名卻常常隨著時代的變遷,消失在人類的記憶裡。

在鐵、公路不發達的農業時代,地名的範圍可以小至一個社區、一個僅有三、五戶人家的小聚落。日治時期,因為日本特有的「町」制戶政系統(町的轄區略小於里),找地址時必須依賴町名(日制戶政系統沒有道路名稱),直到今日,日本地址依然採「町-番-號」的制度,且絕大多數的道路沒有路名,讓外人看得霧煞煞。終戰之後直到今日,台灣導入道路編號制度,雖然大部份的町名過渡為「村名、里名」,但是「路名」的能見度更勝於里名;再隨著都市發展的需求,小聚落被棋盤道路取代,有些地名成為村里名,再不幸一點的變成道路名,更不幸的,直接在地圖上被擦掉。 繼續閱讀

古人為何一到秋天就想哭? ──從古典詩詞漫談「悲秋」

(作者:余風 老師 / 逢甲大學 中國文學系)

2015年的秋天,我正好在許慎的故里──河南省漯河市的研討會上,一面發表論文,一面卻更擔憂的是關於「秋」之小文!原本設定寫一篇秋之古文故事,然而腦海浮現的想法太多,不知從何下筆,隨著截稿日不斷逼近,稿子半個字沒打成,心裡愈是慌亂,愁悵不禁湧現,真能體會古人面對接踵困難時,還要再加一句「況屬高風晚」的催化劑,似乎任何的不開心都發生在秋天,或者秋天本身就是一帖讓病情加重的藥方。不知不覺中,「悲秋之現代式」已發生在我身上。下筆的當時,坐在開往洛陽的火車上,時值秋季,窗外一片枯黃,這一千載難逢的機會不正是尋覓古人悲秋的時機嗎?

4

▲秋天的安陽殷墟,三千多年前甲骨文出土地

「悲秋」這一文學傳統,對於中文系的學人們,自然是再熟悉不過的命題了。對於國高中學子而言,也許是畫上螢光筆的考試重點,等到學子們上大學,早已忘記「悲秋」究竟是怎麼回事兒。於是宋玉〈九辯〉:「悲哉!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便端出來了,講到樹葉不但被秋天搞成枯葉,還被秋風逼成落葉,然後大地為之蕭瑟,還沒解釋完,台下的同學也變衰了。 繼續閱讀

咖啡拉花師傅的抉擇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咖啡文化在台灣流傳甚廣,從選豆、磨豆、沖泡到拉花,都是愛好者細心鑽研的領域;有些咖啡店業者在拉花裝飾的部分下了苦工研究,參考日本的「立體貓咪拉花」做出很可愛的造型,隨著啜飲的節奏、可愛的貓咪就一上一下的律動著,讓顧客大喊:「超療癒的啦!」

當立體拉花咖啡廣受消費者喜愛,並且在網路及報章媒體上轉載的時候,聽說部分業者想要挖角那一間咖啡店的師傅;但是師傅們都不敢跳槽,因為老闆跟員工簽訂了「競業禁止條款」,約定跳槽後不能在其他的咖啡店拉出同樣的拉花,否則就要依約賠償。這些想挖角的業者碰了一鼻子灰,當然會不滿地發些牢騷;而那一間率先研究立體拉花的咖啡店老闆娘在採訪中表示:每位店裡的拉花師傅都是經過試驗四千杯到五千杯咖啡的辛苦練習後,才能拉出漂亮的、會ㄉㄨㄞ ㄉㄨㄞ晃動的立體貓咪拉花,這些訓練的成本當然要得到保護,所以才會與員工簽下契約書來保護。

關於前述「競業禁止條款」的法律效力,勞動基準法施行細則在民國105年10月7日修正第7-3條第1項第1款的條文為:「本法第九條之一第一項第四款所定之合理補償,應就下列事項綜合考量:一、每月補償金額不低於勞工離職時一個月平均工資百分之五十。」

講得簡單些,原公司的老闆若要限制員工離職後的工作自由,當然也要提供相對的補償;相較於過去勞資關係不對等的時代,這樣的修正實在值得肯定,往後業者在簽訂條款時就要考量所得利益與付出成本是否相當,如果不划算而放棄簽訂限制條款的話,員工就可以自由地跳槽,可愛的「立體貓咪拉花」就能更普及地讓消費者享用囉。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都21世紀了,你還相信年獸?

(作者:余風 老師 / 逢甲大學 中國文學系)

年是什麼?為什麼要過年?從小到大,我們一定聽過關於「年」的許多傳聞。我們也都知道,「年」是一頭野獸,兇猛無比,據說是爬蟲類,也有說是獨角獸,亦有人說長得像獅子(可是古代中原地區根本不產獅子啊!)。然後,每到十二月底,這隻「年獸」就會跑到村莊裡吃人。怎麼辦?解決的辦法有好多種版本,其中一個有趣的說法是一個不知哪裡來的不凡阿嬤(也有人說是阿公,不過這年頭阿嬤比較紅,就派阿嬤登場吧),不凡阿嬤在屋子外貼了紅布條,搭配火烤竹筒製造聲響,成功嚇走了年獸。從此之後,村民們便安心過年了,過年放鞭炮、貼春聯也成為常態。

發人深省的故事,聽了之後,所有人都驚呆了!然後佩服那位不凡阿嬤的智慧,並成為國小教育的正面教材,就像馬蓋先一樣機智。可是仔細想想,故事似乎哪裡怪怪的?首先,中國那麼大,古代隨便一個城際移動就得耗上十天半個月以上,究竟,哪一個村莊的年獸傳奇和過年習俗,可以代表全中國?除非那個村莊住著權貴,否則天高皇帝遠,這種偏鄉野村的奇聞軼事,「誰理你們」。其次,這頭「年獸」具有良好的時間觀念,牠知道只有12月31日這天才能出來吃人補身體,其他時間只能窩在家裡,就算臨時肚子餓想吃個宵夜也只能在家煎個荷包蛋。反觀動不動就跑出來吃人的老虎、野狼,年獸聽話多了,而且說話算話,比政治人物還講信用!再來,自古以來,凡是怪物之流都有弱點,只要針對弱點攻擊就能戰勝,外星人怕地球的細菌、機器怪獸的核心晶片最脆弱,電影都這樣演的。年獸的弱點只有二個:怕爆竹聲、怕紅色,習性和西班牙鬥牛完全相反,可能還患有色盲和重聽。所以,吃人的時候很兇猛,做亂的時候超可怕,但是不凡阿嬤一出手,鞭炮一炸、紅紙一貼,年獸就嚇得回去找媽媽,完全不費力。這麼好對付的怪獸,被輕易搏倒後,居然會變成全中國的重要慶典。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