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蝦米的專利告倒大鯨魚

(作者:余賢東 老師/財經法律研究所)

在高度競爭的商業社會中,大公司挾其優勢的規模經濟地位稱霸市場,小公司往往因為成本無法下降而退出競爭;但是,在智慧財產權的領域裡,不論是專利、商標或著作權,卻不乏小蝦米告倒大鯨魚的案例。

例如在1967年,美國底特律大學教授Robert W. Kearns發明了「間歇式雨刷」,並且向美國專利局提出申請獲准;由於當時的雨刷都是一打開就動個不停,濛濛細雨時雨刷片刷過玻璃的磨擦聲實在惱人,各大車廠苦無解決之道,福特汽車公司與Kearns教授一拍即合著手準備量產;但在Kearns教授借款籌建工廠並提供一組原型機後,福特汽車卻中止合作計畫,其後福特汽車新推出的野馬車款,竟配備著Kearns教授發明的「間歇式雨刷」?

Kearns教授得知後非常地生氣,但面對大財團等級的福特汽車公司卻顯得弱小無力,一開始聘請的律師想要跟福特汽車以25萬元美金和解,Kearns教授不願意接受遂解聘律師並自行提告;官司打到一半時,福特汽車提高和解的金額到100萬元美金,Kearns教授還是不接受;在陪審團宣判的前夕,福特汽車再度提高和解的金額到3000萬元美金,Kearns教授還是不接受;隔天陪審團判定福特汽車侵害Kearns教授的專利權,必須賠償1000萬元美金。

根據維基百科的記載,Kearns教授將福特汽車賠償的1000萬元美金,拿去當作提告克萊斯勒汽車的訴訟費用,好家在告贏了;這次陪審團判定克萊斯勒汽車要賠Kearns教授3000萬元美金,算是還給發明人一個公道,也為「小蝦米的專利告倒大鯨魚」多增添了一個成功的案例。

 

(如有本文相關的問題,請e-mail至ipotaichung@tipo.gov.tw或電04-22513761~3)

雅婷、家豪、冠宇、淑芬請出列!菜市仔名究竟藏著什麼密碼?(男生篇)

(作者:余風 老師 / 逢甲大學 中國文學系)

五月天〈志明與春嬌〉的歌裡寫著:「志明真正不知要按怎,為什麼,愛人不願閣再相偎;春嬌已經早就無在聽,講這多,其實攏總攏無卡抓。」從名字上來看,不必多想,「志明」一定是男主角,「春嬌」肯定是女主角。在取名字的時候,男生、女生,該用什麼字,似乎有一套遊戲規則,乃至於上個世代所謂「菜市仔名」的大為流行,取來取去好像都是那幾個字,於是乎「雅婷」、「怡君」、「冠宇」、「冠廷」成為大學指考榜單中女、男生常見姓名的前二名,其中「雅婷」更以十一連霸之姿,穩坐龍頭。

為什麼台灣的名字會出現一窩瘋的菜市場名?一來,大部分的姓名,都出自於算命師之手;二來,沒錢算命的,則是跟風使用流行、有名且好聽、好記的名字。所以,為了讓名字帶著吉相,又要陰陽五行八字都合,挪來挪去就那幾個字,也是最保險的字,因此也造就了今日一籮筐的菜市場名。但是話說回來,這些名「字」本身的意義究竟為何?各位讀者,你是否曾經查字典找過自己名字的本義呢?

男生菜市場名大解析:

先從男生來談。不管是新時代、舊時代,不外乎就幾個字:「冠」、「翰」、「睿」、「俊」、「傑」、「家」、「豪」、「志」、「明」、「廷」等。這些名字,有的必須兩字組合才有意義,有些二字拆開各別觀察,也有意義。礙於篇幅,我們無法把所有姓名完全解析,這裡僅就菜市場名的幾個案例來。

志明:

「志」,《說文解字》:「意也」,就是「意志」、「心意」之意。現代漢字的「志」,上面是「士」,下面是「心」;但是古文字的「志」,的上半部是「之」,例如小篆的「2-1 」,而「之」的甲骨文字形為「 2-2」,上面是腳掌,象是走路之意,下面一條線是停止線,合起來就是「走路步行的終點」,有「往」、「至」、「到」之意。如果配合「志」字的「止+心」,則是「心之所往」、「心之所至」,意即心中的願望和目標。

至於「明」字,比較簡單,甲骨文寫作「2-3 」,太陽加月亮,就是一個超級無敵之非常明亮。雖然小篆明字寫作「2-4 」,左邊的太陽變成「囧」,「囧」絕對不是網路的「囧了」的意思,古文字「囧」是帶有雕花的窗框。月光從窗框照進來,同樣表達了明亮之意。

冠宇:

「冠」、「宇」二個字是男生名字最常見的幾個字,其中「冠」字幾乎都放在第二個字,像是「冠豪」、「冠希」、「冠任」等等。「冠」字大家自然而然會聯想到「冠軍」,然後冠軍等於第一名,所以好棒棒。其實「冠」字在古代有二義,念為注音一聲的話,指的是帽子,因為帽子戴在頭上,所又引申為覆蓋、超越的意義,因為有超越,所以很優秀,便是「冠軍」的概念。

「宇」字的本義,《說文解字》:「屋邊也」,就是「屋簷」,引申為房屋。因為人類居住的土地,上有天覆蓋的(古人的地理觀),所以天空之上稱為「宇宙」。如果合就「冠宇」二字來看,就是非常優秀的意思,有多優秀呢?不只是全台灣、全世界,而是宇宙第一名!

冠霖:

「霖」字的意義比較特別,這個字結構,上為「雨」,下為「林」,《說文解字》:「雨三日已往」,就是大雨下了超過三天的樹林。俗諺有「久旱逢甘霖」之語,「甘」是美好的,字形象口中含著糖果,「甘霖」即為美好的雨天,這是「霖」在古文獻裡比較美好的意思。換句話說,大雨三日的「霖」,並不是令人鬱悶的雨天,而是在連日乾旱之後而來的甜美雨水,我想炎炎夏日的台灣人應該很能體會這種「甘霖」的美好。「冠」字在上文已說明為「第一名」之意。所以「冠霖」二字無法合起來解讀,只能分開來看,既是「第一名」,又是美好的「甘霖」。如果二字要合起來的話,可解讀為「第一名的美好」。

彥廷、冠廷

關於「廷」字輩的姓名,男生和女生都有,只是女生多用「庭」字。就字義而言,「廷」即為古代朝廷之意,《說文解字》:「朝中也。」如果「廷」字加上「彥」、「冠」等字,又會變成什麼意思呢?「冠」字輩在上文曾提到,原義指的是帽子,引申為第一等、冠軍,每個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兒子出人頭地,所以出現很多冠字輩的名字。「冠廷」就變成朝廷裡面第一等人,也就是最厲害的官員。不論古代或現代,非有一定能力者,難以在中央機關做事;能當上第一等人,那更是不簡單,雖然現在的官員多半都是去被罵的,新聞裡面酸民罵,接受質詢時民代罵。

至於「彥廷」,「彥」字在男生的名字裡也很常見。這個字的古義相當美好,《說文解字》云「美士有文」。「文」即「彣」,指的是有才學、有能力,又長得高富帥的男子。比起能力第一等的「冠」,筆者比較喜歡「美士有文」的「彥」。第一名總是孤獨的,《易經》告訴我們「亢龍有悔」的道理;相對的,有文采的美士,好像更受人歡迎。但不管如何,「彥」、「冠」加上「廷」字,無非都是父母們望子成龍的心願。

宗翰:

男生的姓名裡,「翰」字很常見,但是「翰」的本義為何呢?翻開《說文解字》,它告訴我們翰的本義是「天雞赤羽也」,紅色羽毛的天雞!?怎麼和大家想像中很厲害的「翰林大學士」不一樣?其實,別小看這紅色羽毛的天雞,如果獲得紅羽天雞「翰毛」所製的筆,保證你寫作功力大增十甲子。文章寫得好,官運亨通,連皇帝都欣賞,所以「翰」字後來又引申為毛筆,又引申為文詞、文章、文采、文才等義。基本上,名字裡帶翰字輩的,都有文書工作的期望,也就是老一輩父母常說的「坐辦公室」的白領階級。

至於「翰」字加上「宗」,比較難以合二字解釋。「宗」為祖廟之意,因此有「正宗」、「正統」的概念,所以「宗翰」這個名字必須拆開來看,「宗」是正統、正宗;「翰」是文采。書前的宗翰們,你們的文采如何呢?

承恩

「承恩」是近幾年新世代姓名的第三名,或許過了十多年之後的大學新生,會有一票承恩入學報到。其實「承恩」這詞彙在歷史常常出現,例如有名的台北北門,正式名稱即為「承恩門」。「承恩」一詞,在《教育部國語辭典》解釋為「承受君主的恩德」,引申為「承受長輩、長官的恩德」,古代也有人的名字為承恩,例如西遊記作者吳承恩。就詞義而言,承受君長恩德,似乎是舊時代提倡禮教的思維,但是在2017年的現在,「承恩」卻大為流行,可說是復古的新潮名字。或許,從名字裡面,期盼自己的小孩能飲水思源,勿忘父母養育之恩,也勿忘貴人提拔之恩。

俊傑:

「俊」、「傑」二字是男生名字常見的字,二字可以拆開來與其他字組合,像是「俊德」、「俊男」、「俊賢」、「英俊」、「英傑」、「傑瑞」等。《說文解字》的「俊」字解釋為「才千人也」,「才」就是才能、才智。才能超過千人,就是現在成語中的「才智出眾」。才能厲害的人,就是帥,所以又引申為容貌俊美的男子,也就是現在常用的「英俊」一詞。所以名字帶有「俊」的,就古義而言,反而取的是「才智出眾」之意,套用在其他的名字上,都能得到很厲害的結果。

「傑」,《說文解字》為「傲也」,有資格驕傲的,無非是才智優異之人,意義和「俊」相似。因為姓名筆畫、八字及吉凶的關係,會有人把「傑」字改為「杰」,「杰」是「傑」的異體字,兩字同義,都是才智優異。所以「傑」、「杰」與其他姓名字搭配,也都能得出厲害的結果。如果把最厲害的「俊」、「傑」二字相合,那我只能說,您是一位出類拔粹的強者!

〈待續〉

抓寶抓到墓仔埔,唐朝詩人李賀身體力行

(作者:余風 老師 / 逢甲大學 中國文學系)

大家還記得「寶可夢」這款線上手機遊戲嗎?上市到現在還不到一年,幾乎退燒了。想當初甫一上市,風靡全球,萬人空巷,幾乎大家都去抓寶了。當然,寶可夢推出的立意之一,就是要讓大家走出戶外,尤其是假日整天宅在家的宅男宅女,飽食終日,無所適事,生活不是電視、電腦,就是手機,我們的生活全被大大小小的LCD螢幕給制約了。所以寶可夢透過戶外抓寶的機制,不但要你走出室外,還得到不同的地方抓不同的寶,連帶促進客運業、計程車和加油站的商機。全家大小、親朋好友,大家相約到戶外去抓寶。

面對這種現象,有人說誇張,有人認為前所未聞,有人表示新奇,有人在社論撰文預言台灣即將要沉淪。寶可夢這股魔力,竟然令許多人「墓仔埔也敢去」。其實,對於墓園的觀感,世界各國大不同。日本京都的墓園,散落在城市的角落,甚至就在商業鬧區裡,遊客在京都街道逛街時,可能已在不知不覺中「經過」了許多墓地;歐美地區的墓園,通常擁有漂亮的大草坪,一旁就是人們每週前往禮拜的教堂,與生人的世界基本上沒有太多阻隔;泰國的墓園,甚至可以變成觀光景點,且設有觀光火車必停的車站。華人的墓園,則多位居「風水寶地」,通常視野良好,但卻遠離生人的世界,彼此井水不犯河水。自古以來就已存在這種現象,平常在墓園活動者,多半是稱之為「土公仔」的殯葬人員,以及少部份的盜墓者。正常人大概不會特地到墓園參觀,也不會到亂葬崗觀光。

雖然華人文化圈對於墓地的觀感是「戒慎恐懼」、「生人勿近」,但是晚唐詩人李賀卻常在晚上跑到墓仔埔裡。李賀何許人也?他老爸叫「李晉肅」,對李賀的影響力非常大,倒不是因為教子嚴格的影響,而是李賀在通過一關關的科舉考試,好不容易來到京城準備考進士時,竟因「進士」與「晉肅」聲音相近(唐朝人也懂台灣國語?)有犯諱之嫌,必須避諱,所以很抱歉,可憐的李賀連申請准考證的資格都沒有。這件事,連韓愈都替李賀抱屈,因而寫了篇社論〈諱辯〉,當中提到「如果老爸名字有個『仁』字,兒子豈不連當人的資格都沒有?」如果唐代可以「推文」,底下應該會有很多網友推文表示「什麼鬼法律啊?」、「恐龍主考官!」、「真希望我爸名字有個『書』字,那我就永遠不用讀書囉!」、「樓上標準廢材」。

李賀的一生,打擊還蠻多的,可謂人生失敗組裡的魯蛇。除了考進士被阻擋之外,由於他長得又白又帥,又富有文采,又有點臭屁,便有許多人眼紅,所以朋友不多;再加上李賀從小體弱多病,年紀輕輕就時常「咽咽學楚吟,病骨傷幽素。」二十七歲時就R.I.P.,所以李賀對於「死」的體驗,比起正常人而言更為深刻。在他的作品裡,許多詩歌根本就是「夜遊墓仔埔」的實況記載,而且喜歡使用「鬼」、「泣」、「哀」等字詞,因此被封為「詩鬼」。例如這首〈南山田中行〉:

 

秋野明,秋風白,塘水漻漻蟲嘖嘖。

雲根苔蘚山上石,冷紅泣露嬌啼色。

荒畦九月稻叉牙,蟄螢低飛隴徑斜。

石脈水流泉滴沙,鬼燈如漆點松花。

 

「南山」即是「終南山」,唐代的隱士喜歡跑到終南山隱居(或假裝隱居),皇帝死後也多葬於終南山,所以當李賀身處「南山」的「田中」時,不由分說,他又跑去墓仔埔了。時序入秋,天色昏暗,四周唯有灌溉水塘的流水聲,以及蟲子的嘖嘖聲,伴隨著冷涼秋風時時吹來,青苔石上只見「冷紅」小花,好似泣血一般的景色。收割之後的稻田,幾許螢火蟲亂飛,又好似「鬼燈」(鬼火),一盞盞如花點亮在墓野之中。換句話說,李賀跑到墓仔埔裡,目的也是抓寶,只是他抓的不是寶可夢,不是神奇寶貝,而是鬼火。這首〈南山田中行〉講得還有些曖昧,另一首詩〈感諷之五〉,就更為直白地帶領讀者進入墓仔埔的世界:

 

南山何其悲,鬼雨灑空草。

長安夜半秋,風前幾人老。

低迷黃昏徑,嫋嫋青櫟道。

月午樹無影,一山唯白曉。

漆炬迎新人,幽壙螢擾擾。

 

詩裡第一句的「鬼雨灑空草」,就讓人不寒而慄,夜遊地點又是「南山」,然後遇到不甘心的「新鬼」,哭著進入墳墓裡的居所,因此鬼淚如雨,灑落在悲涼的淒草上。對於長安城而言,白天是活人的世界,而活人也終將一死,成為秋涼夜半的鬼魂。而李賀夜遊墓地,從黃昏開始就循著兩側植有青櫟的小徑前往,一待就是大半個晚上,直到「月正當中」半夜十二點「月午」之時,墓仔埔的鬼火遍佈山頭,看到這一幕的李賀大哥,發揮了想像力,認為阿飄們正在迎接著「新鬼」,所以鬼火大肆出動,造成幽壙的墓穴「螢擾擾」的景象,大概正在舉辦「新鬼報到」的歡迎Party吧。

數位科技與生活:昨天、今天、明天,你準備好嗎?

(作者:吳如娟 老師 / 逢甲大學 企業管理學系)

04-1最近,在各類新聞平台或是社群媒體總能看到很多跟科技有關的報導與消息,從物聯網、機器人、人工智慧、大數據、雲端計算、深度學習等;而來自Google、Amazon、Facebook等相關科技策略的資訊最近大量且頻繁的出現,這些數位科技都跟人們的生活有關,有些已成過去,有些是正在進行中,但是關於未來生活,你準備好了嗎?

深夜伏案閱讀與備課,為未來一週的工作預備,手機響起提醒該準備上床睡覺的音樂,順手查看昨天的睡眠情況、今天的運動量、明天的氣溫與空氣品質、以及未來整週的行事曆等。手機在人們的生活裡,從接聽電話的功能開始,到2007年Apple推出第一支iPhone,再到幾天前(2017/10/27)台灣才開放預購的iPhone X,手機對於人們的生活已經不再是只有接電話功能,這學期開學又再次調查了一下學生使用手機的情況,每天使用手機上網的時間超過6小時已經遠遠超過八成以上,手機幫我們做的事情可多了,隨時隨地與家人朋友傳訊對話,還能拿來遊戲、購物、測量心跳、搭高鐵、查詢地圖指引方向、野外露營時當照明用的手電筒等,以及規劃旅行的航班行程、查看當地氣溫、推薦美食與必遊景點等,手機也悄悄取代錢包地位,出門可以不用帶錢包但是手機一定是必帶物品,這學期也再次調查學生,手機離開你多遠會失去安全感,哈~顯然已經進化到一隻手臂的距離了。這十年來,手機的app數量更是成長快速,這也可從最近一篇關於Apple Store報導驚人的營收變化窺見一斑,Apple Store從2008年800個成長到2017年2,200,000個,這十年來數位科技對人類生活已經產生各種不同面向的影響,而這樣的影響『必然』持續進行中。

凱文·凱利在《必然:掌握形塑未來30年的12科技大趨力》一書中,給我們未來30年的後天想像,因為後天無法預測,而是一種順著軌道發展的『必然』,面對這樣必然的發展,你準備好了嗎?這十二道力量包括:(1)形成(Becoming):去中心化與連結,這是一個無止境的前進過程;(2)認知(Cognifying):認知或人工智慧,將會是垂手可得的服務;(3)流動(Flowing):複製與免費,開放的數據與知識造就網路經濟;(4)屏讀(Screening):未來是一個充滿螢幕的世界,而且是一個超連結的世界;(5)使用(Assessing):使用權比擁有更重要;(6)共享(Sharing):互聯網上有種「利他」的分享力量;(7)過濾(Filtering):面對問題,必須具有過濾過多資訊的力量;(8)重新混合(Remixing):混搭式的創新;(9)互動(Interacting):人類的生活與商業形成一連串的互動,以及即時反饋的互動;(10)追蹤(Tracking):人們在網路上的行為都會被做成紀錄,以作為提供個人化服務的方式;(11)提問(Questioning):未來智能化提供大多數問題的解決方案,但是人們則必須開始學習如何發問;(12)開始(Beginning):未來將是一個永無止境的人、機器、自然三者的融合,並且將重複執行這十二種力量,週而復始。KK在書裡描繪出未來的科技成熟的發展,以及可能形塑出科技無所不在的生態體系中,面對未來的數位科技與生活,你準備好了嗎?

 

 相關報導與延伸閱讀:

  1. 數位科技在解決人類的未來問題,但你準備好面對未來了嗎?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72173
  2. 十年營收三級跳,App Store 2017年上半年收入突破49億https://www.bnext.com.tw/article/45137/apple-app-store-2017-revenue-4.9-billion-2007-sales-more-40-percent
  3. 凱文凱利著/嚴麗娟譯(2017),必然:掌握形塑未來30年的12科技大驅力(原文:The Inevitable: understanding the 12 technological forces that will shape our future),貓頭鷹出版社。

數位科技與生活:機器人來了嗎?

(作者:吳如娟 老師 / 逢甲大學 企業管理學系)

03-1清晨天矇矇亮,被突然啟動的掃地機器人的掃地聲喚醒,原來是家裡正值好奇年齡的貓咪觸動掃地機器人,而且正用貓爪對抗掃地大怪獸,玩得正起勁。
機器人來了嗎?這個答案從近日各方的報導裡顯而易見。
其實,人類對於機器人的想像幾乎可以追溯到十八世紀以機械取代人力的時代開始,希望能有一個像人一樣的東西,完成人類想要完成的工作。在Robot一詞還沒出現之前,機器人早就出現在人類生活裡了,不是只有電影裡的情節與想像,而是真實的存在,從1738年法國技師發明的機器鴨到1897年的魚雷控制裝置 Brennan torpedo,這兩種突破性發明也成為現今機器人的應用技術開端,十九世紀發明家們透過齒輪原理與遙控裝置發明了各種機器設備。

Robot,這個名詞最早出現在捷克科幻小說家Karel Capek 1920年的劇作『羅森姆的萬能機器人』(Rossum’s Robots),這個名詞具有歷史與人文意涵,Robot由兩個傑克單字所組成,rabota意指必須做的工作,robotnik意指農奴,所以Karel Capek用robot來命名,意即『由人工打造,用來提供人類服務的階級』。所以,基本我們看到的機器人是長期趨勢所發展:(一)運用先進科技為人類代勞,以及(二)運用僕役階級為人類社會提供廉價勞力。從這個觀點,Alec Ross 在“The Industry of The Future (2016)”一書裡這麼說,機器人是科技進步的象徵,但也是過去數百年來人類奴工制度的新版本。不過,可預期的是隨著科技進步、以及機器人進入人類生活後的互動,機器人的角色應該有更多不同的延伸與詮釋。機械帶來各式實體樣貌(Physical),資訊科技與人工智慧(AI)賦予機器人強大的運算能力、思維與仿人的動作等,各種感知裝置與設備來帶感官知覺與反應,但是機器人能是人嗎?1942年美國著名科幻小說家、文學評論家Isaac Asimov在作品《我,機器人》中提出「機器人學三法則(Principle)」,第一條法則: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坐視人類受到傷害,第二條法則:除非違反前一法則,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的命令,以及第三條法則:在不違反第一與第二法則的情況下,機器人必須保護自己,該理論被視為「現代機械人學的基礎」,同時也揭開倫理相關議題。
在工業應用方面,1959出現第一台工業機器人Unimation Robot,機器人因此成為全球性產業,並開始進入機器人成長期階段,這期間有幾個代表性機器人,如:1961年的起重手臂、1965年麻省理工學院的Roborts、以及1969年日本加藤一郎實驗室雙腳走路的機器人,隨後各類仿人機器人與相關研究亦紛紛出現。

從提供人類廉價勞動力,到解決高危險工作與因應人口老化等社會問題,機器人有各種的功能與樣貌,隨著數位科技與生活形態的轉變,相關應用也逐漸轉兼具娛樂性與服務整合的應用,例如:1997年擊敗當時西洋棋冠軍的IBM Deep Blue、1998年無人快遞Helpmate、以及2000年阿西莫(ASIMO)等。03-2
機器人發展情況各國不同,日美德三國以工業用與醫療用的高價機器人領域發展為主,南韓與中國則是以消費者導向(相對低價)的機器人為主。隨著資通訊科技的進步,包括語音辨識、圖像辨識、人機互動、人工智慧等技術加速機器人的發展,人工智能機械人的典型代表有IBM的「沃森」、Pepper等。下一代的機器人會是什麼樣貌呢?可能是更具人性且融入生活、工作、與社會的樣貌。

相關報導與延伸閱讀:

  1. 機器人類學程大學開課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71016000107-260205
  2. Alec Ross, (2016). The Industries of the Future. Simon & Schuster, New York.